| 网站首页 | 文学 | 历史 | 教育 | 情感 | 健康 | 职场 | 外国 | 古典 | 生活居家 | 读书人 | 作文 | 素材库 | 名家 | 

您现在的位置: 墨香溢苑 >> 短篇 >> 正文

  没有公告

  乡村骑士/维尔加           ★★★ 【字体:  
【墨香溢苑】 乡村骑士/维尔加
                                                                                                投稿本站
乡村骑士/维尔加

    选理由

    意大利著名作家维尔加的短篇小说经典

    讲述了一个在爱的迷茫中挣扎的故事

    再现了维尔加对社会现实的假象揭示

    图里杜·马卡,努齐娅大娘的儿子,复员回家了。

    每个礼拜天,他身穿步兵狙击手制服,头戴一顶圆形赤红军帽,简直像托着金丝雀笼子的算命先生,神气活现地在村里的广场上踱来踱去。去教堂做弥撒的姑娘们,鼻子藏在头巾里,偷偷地瞧着他。调皮的孩子们仿佛一群嗡嗡叫的苍蝇,围在他四周。他嘴上叼着一只烟斗,上面雕刻着一个骑马的意大利国王,简直像活的一样。他在裤子背后划火柴的时候,总要抬起一条腿,仿佛要给人一脚似的。

    惟有萝拉,庄稼人安杰洛的女儿,对眼前的这一切毫无反应。她既不去做弥撒,也不在阳台上露面,因为她已经跟利柯迪亚地方来的一个车主订了婚。这个车主叫阿尔菲奥,他的马厩里有四头从索尔蒂诺买来的漂亮骡子。起先,当图里杜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呵,真见鬼!他恨不得把那个利柯迪亚人揪出来,扒开他的肚皮,挖出他的心肝!然而,他并没有这样做。他只是到这位美人儿的窗子底下,把他所知道的那些轻蔑的歌儿,一支支地唱个不休,以发泄他的恼怒。

    “难道努齐娅大娘家的图里杜没有别的事可以干了吗?”邻居们说,“怎么他整夜整夜地像只无家可归的麻雀那样唱呢?”

    有一次,图里杜终于碰见了萝拉。那是在她朝拜受难圣母后回家的路上。然而,萝拉看见了他,脸上冷冰冰的毫无表情,仿佛没有她的事儿似的。

    “看见你真是幸运啊!”图里杜对她说。

    “噢,图里杜大哥,他们告诉我说,你月初就回来了。”

    “他们告诉我的事可不止这一件呢!”他回答说,“你当真要跟那个阿尔菲奥车主结婚吗?”

    “是的,那是上帝的意思。”萝拉回答说,一面攥紧下巴底下头巾的两角。

    “是上帝的意思让你这样随便决定的!你说得多么轻巧!让我从老远的地方回来,听这样的好消息,难道也是上帝的意思吗,萝拉姑娘?!”

    可怜的小伙子竭力想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可是他的声音已经沙哑了。他摇摇晃晃地跟在姑娘的后面走着,赤红军帽的流苏在肩膀上前后跳动。姑娘看到他这副凄凉的神情,心里也确实感到难受,可是她不忍心用动听的话来哄骗他。

    “图里杜大哥,你听着,”萝拉终于对他说,“请你让我赶上我的女伴们吧!假如她们看见我跟你在一起儿,村子里的人将会说些什么呢?……”

    “你说得对,”图里杜回答说,“你现在已经是跟阿尔菲奥订了婚的人,他的马厩里有四匹骡子,不能让人家去说闲话。可是,我那可怜的老母亲,当年我出外当兵的时候,却不得不把我们家那头栗色的骡子,还有大路边的一小块葡萄园,统统卖掉了。现在,你再也不会想起当初我们常常在院子里窗底下见面,一起谈心的情形;在我们分离的时候,你送给我一块手绢,天晓得,我在它上面流了多少眼泪!我去的地方是这样遥远,那儿几乎谁也不知道我们家乡的名子。……好吧,幸福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现在,我们分手吧,萝拉姑娘!我们曾经那样亲密,可是一切都已烟消云散,我们的情意也就此了结了吧。”

    萝拉姑娘跟那位车主结了婚。礼拜天,她端坐在阳台上,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向人们炫耀丈夫送给她的那些粗大的金戒指。图里杜仍然在这条狭窄的小街上踱来踱去,嘴里叼着烟斗,双手插在衣兜里,显出一副漠然置之的神气,用眼睛瞟着过路的女孩子们。可是,一想到萝拉的丈夫竟然有这么多的金子,想到自己路过的时候,萝拉居然假装没有瞧见,小伙子的心就像被什么东西啮啃了似的痛苦。

    “我非要在她的眼皮底下教训她一番不可,这个小贱人!”他嘟嘟囔囔地说。

    阿尔菲奥家的对面,住着种植葡萄的柯拉大叔,人家说他富得像头猪。他家里还有一个待嫁的闺女,名叫桑塔。图里杜费了不少口舌,想了不少办法,终于得到柯拉大叔的雇用。于是,图里杜开始上他的家里去,并且向那女孩子甜言蜜语地献殷勤。

    作者简介

    维尔加(1840~1922),一位在意大利声名显赫的传奇作家,同时也是一个带着个人悲切情怀的作家。我们在他的文章中,经常看到他的对整个意大利民族复兴运动以来的,对整个社会现象的虚假的粉饰,以尽可能真实的笔调挖掘出生活的本真的含义,被称为是现实主义文学的主将,这是一种客观同时也是一种真实。在他的小说《烧炭党人》或者《濒海湖》中我们都能看到他的艺术的审美。他主要的文学作品是《马拉沃利亚一家》,展现了金钱对人性的侵蚀,以及人在其中的堕落,就像作者在文章中提到的:除掉金钱没有别的上帝。这就是他的文学,完全的袒露了西西里社会的阴暗的景象。

    “为什么你不去对萝拉说些好听的话儿呢?”有一次桑塔姑娘问他。

    “萝拉是一位夫人了!如今她

[1] [2] [3] [4] 下一页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陪衬人/左拉
    空中骑士/比尔斯
    圣母的杂耍艺人/法朗士
    音乐迷杨科/显克维奇
    舞会的精灵/基兰德
    半张纸/斯特林堡
    我的叔叔于勒/莫泊桑
    项链/莫泊桑
    瞬间/柯罗连科
    快乐王子/王尔德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本站公告 | 注册会员 | 付款方式 | 管理登录 | 发布中心 |

    墨香溢苑(www.ebenshu.com)版权所有,免费公益网站,以搭建阅读平台,促进全民阅读为建站宗旨

    本站部分资源源自网络,如有不妥,请致信ebenshu@126.com QQ 1604294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