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学 | 历史 | 教育 | 情感 | 健康 | 职场 | 外国 | 古典 | 生活居家 | 读书人 | 作文 | 素材库 | 名家 | 

您现在的位置: 墨香溢苑 >> 故事 >> 正文

  没有公告

  校园友谊           ★★★ 【字体:  
【墨香溢苑】 校园友谊
                                                                                                投稿本站
校园友谊(一)

 “鸡凤。”放学时人潮汹涌的往学校大门口上挤,陡地传来如此另类的叫唤,原本努力向前挤的队伍停了下来,大家不由的将眸光投向发声处。

正准备回家的张凤,登时脚顿了一下,低着头没敢张望的继续前行。可惜被前面停下看戏的同学给挡住了去路。

最最讨厌那个没礼貌的家伙了,听说他是市长的儿子,上了大二才中途转来的,不巧正分到她们班上。她最讨厌官家子弟,可是这个人整天跟在她的尾巴后面,实在有够倒霉!

“鸡凤。”聂魏由人群里边努力地挤到她的身旁,并一手搭上她的肩:“哎——你没听到我在叫你吗?我叫得很大声了啊!”

张凤翻翻白眼,心里后悔得很。早知道就不在他的面前自我介绍,说自己最喜欢的动物是鸡,不然也不会被冠上如此难听的名号。

后悔,后悔啊!世界上那里有后悔药买?

“学校里没一个叫‘鸡凤’的女生吧?”她头也没回,扭了下肩,甩开聂魏的大手,依旧低着头往前走。

“有啊,你不是叫这名吗?”聂魏恍似听不懂她的嘲讽,一脸无辜的说。

张凤终究忍不住抬头狠瞪他一眼:“你说够了吗?”

“我——”

“你到底听见了没有,我不喜欢别人替我取花名。”张凤恼了,说话的语气重了起来。

“小姐,注意你的气质好不好,我只觉得这样叫好记。”聂魏低着头说。

“好记,你为了好记可以随便帮人起名字?这是那个国家的习惯?”张凤愤愤不平地说道。

“对不起,下次不敢了。”乖乖,这个学生会主席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好脾气。他还想在这活着,可不想得罪她这位在学院里拥有无上权利的学生会大姐大。

“还有下次!”天呐,张凤狠狠地盯着她。快气死她了,从她接手管理学生会开始就没见过有人敢这么跟她说话,他——为了他她差点在同学面前破功,身为学生会主席功课可以不怎么样,人缘可千万不能不好,这是每届学生会主席应秉持的原则,千万不能打破。

“哦,绝对没有下次。”经她这么一提,聂魏才想起自己的确话中有毛病。

“找我有事。”生气归生气,可是她是学生会的头,学生有问题她还是很关心的。

顾着和她吵还真的把正事给忘了,他连忙说道:“我想成立了一个文学社,想麻烦你帮我出出主意。”

张凤挑了挑柳叶眉:“有场地吗?有流动资金吗?学校同意吗?”

“场地有,流动资金也不成问题,学校还不知道这回事情。”她的脑袋转的好快哦!

“学校不知道你就想办法让他知道?你现在需要的是打几份报告,先交一份给语文老师,请他出面帮你。”

“那其它的呢?”

“晕,你这人——”

“不行啊,我自己一个人搞不定这些,你帮帮忙好不好啊!”依他对张凤的观察,这女人虽然脾气大了点,但做起事来还真是有条不紊,在学生当中很有威信,老师也很信任她,他欠缺的就是这种才能,所以才不得不求助她的帮忙。

“我连你的文学社是做些什么都不了解怎么帮你啊?”

她的意思是?

“我可以解释给你听啊!这是我写的工作计划。”

看了他的工作计划,她不得不对他另眼相看。谁担任什么职位他都排好了,只要分工合作一定会很成功的。而且他似乎对同学们的能力很理解,就拿宣传委员来说,他选的是班上的长舌称号的——小铭,真是选对人了,他本来就是一个吹水大王。

张凤不敢置信地瞪着他,由头看到脚,再由脚看到头——要死了,没事长那么高,看得她眼都酸了:“工作室在哪里,可以带我去看吗?”

“好啊!”

他所谓的工作室就在一间四十米的房子里,里面有电脑还有打印机,真的是配套齐全。

“你是从哪里骗来这么多东西的?”

“我用零钱买的。”

“其实你工作计划写的很好,我相信报告你也可以写的很好。”

“要啊!他们不一定肯答应我,我需要你的帮忙。”

“你——”

想不到这家伙这么有心计,原来是想她帮他请人。

“办不到。”看了他一眼就往外走。

“求求你啦!”他的名单上都是她好朋友的名字,没她出山自己不可能请到他们的。聂魏急了,这可是自己考虑了半年、辛苦了半年才有的效果。他得想办法说服她才行:“要不你来做文学社社长。”

“文学社社长?”她冷笑着说,想她堂堂一个学生会主席还稀罕什么文学社社长虚有名称吗?一扭身向远方走去。

“帮帮忙好不好?”这女人真难对付:“我真的非常需要你的帮忙,你就大发慈悲帮个忙成吗?”拜托,他都求成这样了,这女人还不肯答应:“我筹备了半年了,你忍心让我就这样——”这女人怎么那么难说。

“你说你要办文学社,我总不能就这样就相信你了吧!”

哦,对啊!他怎么变笨了:“你跟我进来。”不由分说,拉起她的小手进入那间未来的文学社。

“不是吧?这些全是你的作品?”

被聂魏拉进他的未来工作室,张凤好奇地翻看着他由像垃圾堆的桌面上找出来的作品集。他还获过许多文学奖,以前以为他靠他老爸才进来读书,现在看起来有点不像。

“当然,我从小学三年级就开始投稿了。”丢了瓶矿泉水给她,聂魏笑得恣意。“这些都是我以前发表的文章。”

校园友谊(二)

 “是喔?”嘴角漾起浅笑,心里在冷笑会不会别人不会评呢?自大狂一个。

“你真的小看我了。”白了张凤一眼,聂魏没好气的灌了一大口水:“我妈是个小说家,从小就看她在那张纸上涂涂抹抹,看久了难免被影响,后来就在妈妈的鼓励下投稿。”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耳濡目染吧?他想。

“真的假的?”作者?小说?好有气质的职业喔!张凤的眼里不禁冒出钦羡的星星,但却仅是一闪即逝:“那么有气质的妈妈,怎么会生出像你这样邋遢的儿子?”

聂魏顿了下。

邋遢?曾几何时,他得到如此严重的指责?

望了眼自己桌上成堆成堆的工作计划,以及打印出来的草稿,他不由得露出苦笑:“你是说我的工作桌吧?”的确,他的工作桌是很凌乱,但应该还不至于到达“邋遢”的标准吧?“我不善整理,习惯就好。”

真是的,要求这么多?真是个吹毛求疵的女人。

“这恐怕很难习惯吧?”拜托!她可受不了这么杂乱的空间,这样能做出什么好作品?她的怀疑真的有理!

陡地,他像想起什么似的,莫名的笑了起来:“你刚说我妈很有气质是吧?”

“是啊!”她认真的点了下头。

“请问一下张小姐,你又没见过我妈,怎么知道她是个有气质的人?”这倒有趣了,值得研究研究。

张凤愣了下,思索着脑海里的印象:“书里、电影里不都这么演的吗?作家通常都很有气质……难道我猜错了吗?”对了,她的妈妈就是一个好例子。

“好了,不跟你说这个,我说不过你,一句话,帮还是不帮。”

“帮你的忙可以,不过你先整理好这里。”这里这么零乱,要是领导被看见了肯批准才怪。

“好,我立刻整理。”

张凤感到一阵晕眩,这个人不是连卫生也需要别人替他打扫吧。看着他把这里越理越乱,她忍不住把他推到一边,自己动手整理。

“想不到工作室整理好了会这么美。”

晕,这是什么话。

“你真能干。”

天,不就是整理,谁不会。

自文学社创建受到师生们的认可后,在这个校园,聂魏的大名每个人都认识,聂魏写的文章也得到大家的赞同。偶尔学生会主席张凤也会发表一两篇文章,文章写的很好,她的才华大家早就熟悉的了。因此大家对主席写出好文章不是很感兴趣,反而是聂魏这个人,他从进学校以来一直都是默默无闻,突然传来他办文学社消息,大家就抱着看戏的心情,想不到……

抱着一大叠文件,匆匆地从文学社经过,她是一个大忙人,要顾学习也要顾学生会,所以很少见她没事做的身影。

“大忙人,不进来坐会吗?”刚走出门口的聂魏一眼就看见了她。

“不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你又不是机器,就只坐一会啊!”看着她整天地忙出忙进,就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跟男生争这个辛苦差事做。

“也好。”反正也就那么几分钟,就当休息一下。

“这里干净了。”她一进门就说。

“哪里,怕你来检查。”

“呵——”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恐怖了。

“你其实挺有才华的。”从她发表文章看他就知道:“想加入文学社吗?”

“别笑我了,你比我清楚,我担当不起那么多责任。”

“也是。”想想,一个学生会就够她忙的了:“有空多来指点指点。”

“是你指点我吧。”他挺有才华的,在文学上可能自己还比不上他呢?看看表,她站了起来:“我该走了,还有很多事情做。”

“有空多来坐。”

“好。”

“社长,你的电话。”这里装了一台电话,不过很少用到。

接完电话他不禁疑惑,是妈妈打来的,不过不是找他而是找张凤的。在妈妈的口中,他知道她在社会中有一定的声望和地位。天,怪不得她的文章写的这么好,下次,一定要向她请教请教。

她是怎么搞的,自己好不容易有点时间,本想出去玩,却被他拉来这,硬说要她指导工作。天啊!他疯了,今天可是休息时间。

“这是你写的吧。”在他的台面上摆了三本包装精美的书。

“你怎么有这些?”这是她写的没错啊!可是她用的是笔名,他怎么知道?

“楚编辑是我妈妈。”要不是妈妈打电话找她他还不知道这些。

“你是楚阿姨的儿子。”想不到阿姨整天挂在口边的人就是他。

“刚刚说了。”她怎么好像变傻拉:“你要指导我工作?”想不到她是社会享有名气的作家,他可捡到了。

“我哪敢指导你啊!我怕自己连你也比不上。”想不到他蛮厉害的。

“那我们做个朋友,有空互相学习。”他就是无论如何也不放她走。

“好啦!”

一只大手伸过来紧紧握住另一只小手,校园的友谊从此诞生。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20年友情故事
    这不只是饭
    最美的距离
    有花儿记得一路的温情
    痛苦不痛苦
    幸福的醉酒
    小偷
    我的忘年交
    说具体点
    儿子被谁打了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本站公告 | 注册会员 | 付款方式 | 管理登录 | 发布中心 |

    墨香溢苑(www.ebenshu.com)版权所有,免费公益网站,以搭建阅读平台,促进全民阅读为建站宗旨

    本站部分资源源自网络,如有不妥,请致信ebenshu@126.com QQ 1604294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