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学 | 历史 | 教育 | 情感 | 健康 | 职场 | 外国 | 古典 | 生活居家 | 读书人 | 作文 | 素材库 | 名家 | 

您现在的位置: 墨香溢苑 >> 故事 >> 正文

  没有公告

  兄弟           ★★★ 【字体:  
【墨香溢苑】 兄弟
                                                                                                投稿本站
兄弟(一)

  人行于世,总离不开朋友的相伴,这些朋友会随着年龄、环境的变迁而变换,而唯有一种朋友彼此不会经常联系,但却时常让你挂念,这种朋友是你人生路程上的加油站,他们是良师,是诤友,更是兄弟。

论年龄,他是兄我是弟。论身份,他是国营单位的正式工,我是单位里的临时工。他曾是厂报编辑,而我曾看过大门。他姓黄,我叫他黄哥。

与黄哥结识,以书为缘。我所在的集体多是一些好吃喝、善打斗的赳赳武夫,我因喜读书,性内向,便成了群体中的异类。那时的黄哥皮肤白净,戴一副眼镜,说话慢语细声,仍然是一幅学生做派。两个寂寞孤独的人,也就有了扎堆的理由。

黄哥原是建筑技术员出身,后来调到政工部做了厂报编辑。单位的单身职工一般都是住集体宿舍,颇为拥挤,而他这个编辑因为工作关系,得以独居一室。这是一间普通单身宿舍,一张单人床,一张黑漆漆地老式办公桌,桌上的简易书架上摆满了各种书籍,最多的还是一些文学作品。桌前摆着一张微型的黑色靠背椅,到处都是黑色的基调让这个房间里的人也更加寂寞。幸好椅子的坐面是鲜艳的红色,红得晃眼,就像黑夜里的一团火炬,温暖着两个文学青年的寂寞和孤独。

那些日子,我们的业余时间大部分在这间屋子里打发掉了。有时我们一起侃大山,有时一起交流某本书的读后感。此时,他就像一名饱经沧桑地智者,坐在那张吧椅上,一手夹着香烟,倾听着我的心声,或沉思,或浅笑,其实他那时候也不过是个二十刚出头的小伙子。

单位远离市区,在村庄的包围之中。无书可读的时候,我们就会在周末一起坐公交车去市里逛书店。公交车来回需要近两个小时,为了尽可能在书店里能多待一会,通常我们会坐最早的一班车出发,坐末班车回来。到吃饭时间,我们就会找一家小店,要上一两个小菜,偶尔还会浅酌一番。不过每次都是黄哥请客,理由是正式工收入比我高许多。开始这样的情况会让我觉得心里不自在,但后来也就释然了。我知道他绝没有居高临下的意思,纯属善意的关爱。那个时候我们最喜欢的一道菜是海米油菜,价格便宜,味道鲜美,几棵颜色翠绿的油菜配着几粒海米,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增。

单位对面有几家小馆子。两个寂寞的男人偶尔也会去打打牙祭。特别是细雨飘零或是白雪纷飞的日子,常会勾起对“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的向往,兴致便愈发盎然起来。记得生意最好的小馆子是一家东北人开的。店主就是厨师,最拿手的菜是干炸里脊和鱼香肉丝,店里唯一的一名服务员是店主的表妹,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一口地道的东北话听起来十分甜美。直到若干年后,我都认为若不是曾听过她的声音,打死也不会相信东北话原来也可以这么甜美动听。或许因了这个原因,这个小店的生意相比其他几家要红火了许多。小店面积小,桌位也少,常常出现客人爆满的现象,这个时候喜欢喝两口的职工就会到店里订菜,让店里送到宿舍下酒。于是,就常看到姑娘像一只轻盈地鸽子,托着菜盘子,穿行在生活区里。那娇美地身段不知道丰富了多少男人的梦乡。

我和黄哥都是单身小伙子,也是小店的常客。若是他对那位姑娘有点想法,或许能成就一对神仙眷侣,国营大企业的正式工,收入高,福利好,当地的姑娘都争着抢着嫁到公司里。我承认我也对那姑娘有点想法,只是我那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异想天开。

不久厂报开辟了文学版块,黄哥鼓励我大胆投稿。那个时候我是非常自卑的。虽然喜欢写点东西,但都写在日记本里,从来没有拿出来示人勇气。他就几次三番地做我的工作,鼓励我要相信自己,不投稿怎么知道自己写得好不好?怎么能提高写作水平呢?终于,在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怀揣抄写了数遍才算满意的稿子,我敲开了黄哥宿舍的门。

月底新的一期报纸出版了,我的那篇散文第一次变成了铅字,出现在报纸上。这件事情让大多数人感到惊讶,在投向我的目光里充满了嫉妒和怀疑,这种局面让我忐忑不安。在黄哥的宿舍里,黄哥耐心的开导我说,这种情况很正常,只要你继续写下去,这些谣言自然就会消失。

随后,我的名字接连不断地出现在公司的报纸上,甚至有一期报纸还同时登载了我的两篇散文。那些充满嫉妒、怀疑的目光慢慢变成了欣赏、变成了羡慕。终于有一天,部门领导找到我,让我接替了因考学辞职的文书。从此以后,我拥有了一间属于自己的办公室和第一张办公桌,更重要的是我终于可以自由地看自己喜欢的书,写自己喜欢的文字了。两年后,我的一篇人物通讯经黄哥的推荐,发在了一家省级报刊上。从此我又与新闻写作结下了不解之缘,还因此成为公司的一名专职新闻干事。

兄弟(二)

  黄哥是河南人。厚重而淳朴地中原文化养育了他的古道热肠,在一个少年最为迷茫的时候,有一个人为他打开了一扇通向光明的大门。他是挚友,更是良师,而今我们是兄弟。

男人之间的感情有时凝重如山,有时却如春风沐面。我和邹弟之间的友谊就属这类吧!

2002年韩日世界杯首次开战之夜。两个刚成家不久的男人在电视机前,一手啤酒瓶,一手羊肉串,忽顿足惊呼,忽愤而倏立,或击瓶豪饮,或大口啜肉,却全然不顾旁边愕然而视的妻子。两个自诩为文化人的男人,这个时候却全然放下了平日里的那份矜持和斯文,谈球论道,开怀畅饮,直到深夜,方意犹未尽散去。

这两个男人一个是我,另一个便是邹弟。

邹弟是项目部的文字秘书,公文写作的高手。他原是土建技术员,干团支部书记时,得到政工领导的赏识,推荐到项目部任文秘。虽非科班出身,但邹弟的公文写作水平却非同凡响。经他执笔的各类公文不仅逻辑严谨,用语精炼,或高瞻远瞩,总揽全局;或抽丝剥茧,条分缕析,透过细节分析问题的本质。邹弟思路开阔,眼光敏锐,做事干脆利落,天生具有一种政治天赋。很快他就升职到另一个项目部任综合办公室主任。那时我是项目部的宣传干事,与邹弟同属综合办公室。在办公区里我和邹弟的位置相背而邻。对一些政策性强、政治要求高的稿件,常要讨教于他,而他总能一语中的,析中要害,这让我在新闻写作上受益匪浅。

邹弟个性鲜明,坦荡赤诚。对自己欣赏的人一腔热情,对自己不屑于伍的人绝不相从。这让他落下了一个清高、不近人情之名。但他从不介意,依旧我行我素。我刚调到办公室的第一个周末,他邀我去他家做客。席间他说,我是他第一次请到家里吃饭的客人。这让我颇为吃惊。基建单位的人热情豪爽,同事之间,你来我往,请客吃饭是常有的事,而他作为项目经理的贴身秘书,不请领导,反倒请我这个临时身份的同事到家中吃饭,足见他做事不入俗流之处。

邹弟性格豪爽,不拘小节。在我调往南方项目部工作后,与邹弟数年未曾相聚。有一次,我回总部办事,特意到离总部不远的项目部探望友人,邹弟不仅热情款待,第二天还特意邀我到家里共进早餐,这种爱之若亲的感情,令我感动不已。在南方项目即将撤离之际,为了返程方便,我就分批将一些工作、生活用品从南方捎回山东,托他暂为保管,每次他都从不推辞。有时想到他作为综合办主任,可谓日理万机,为这些婆婆妈妈的私事叨扰与他,颇觉为难。可若是邹弟得知,反倒埋怨我太见外了,不够哥们。

后来,邹弟还为了帮我调回山东做了许多工作。此事虽受外因影响,最后功亏一篑,但他那种为朋友不辞辛苦,急人所急的行为,实在让我这个身无长物的朋友感动不已。

而今又是春深时节,街头巷尾,木炭飘香。扳指数来,已与邹弟已经分别数载。弟已调往湖南承德项目,而我已经辞职回到故乡的小城定居。想起世界杯那晚的情景,不胜感慨,遂致信问候。弟短信回之:“常德美景丽人,当与挚友共享。故赋曰:天地与日月,诸君共享之;山河及丽人,诸君共爱之。万里朋友在,思念良久矣。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例。他日谋一醉,共叙阔别情。”

兄弟无罅隙,别后长相思。如今与兄弟们天各一方,相聚无期,但感情却愈久弥新,日渐醇厚,这份深情厚谊当是自己人生中最为宝贵的东西。常在某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回想自己这些年尝尽颠沛流离之艰辛,但每到一处,却总能与黄哥、邹弟这样的朋友相伴而行,感慨之际,又倍感幸运。尘世浮嚣,得此诤友佳缘,斯世当足矣!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一辈子的朋友
    邻居的你
    抓不住的友情
    致我的朋友
    第五病室
    认识你真好
    为远行的人儿唱首歌吧
    最美不过夕阳红
    家常饭
    小米,你有艾滋我不怕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本站公告 | 注册会员 | 付款方式 | 管理登录 | 发布中心 |

    墨香溢苑(www.ebenshu.com)版权所有,免费公益网站,以搭建阅读平台,促进全民阅读为建站宗旨

    本站部分资源源自网络,如有不妥,请致信ebenshu@126.com QQ 1604294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