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学 | 历史 | 教育 | 情感 | 健康 | 职场 | 外国 | 古典 | 生活居家 | 读书人 | 作文 | 素材库 | 名家 | 

您现在的位置: 墨香溢苑 >> 故事 >> 正文

  没有公告

  邻居王大妈           ★★★ 【字体:  
【墨香溢苑】 邻居王大妈
                                                                                                投稿本站

我的家从吕巷那偏僻的小村庄搬回到小镇不到一年,就听到我家在吕巷的邻居王翠花大妈去世的消息。母亲听到这个消息,哭了。这是我自父亲病逝后再次看见她哭。她老泪纵横,瘪瘪的嘴哆哆嗦嗦“早就该去看看你了!早就该去看看你了!我们不能再见面了!哎!你是怎么搞的呀?”我那不明事理的只有七岁的侄儿见了说:“奶奶,阿群的奶奶死了。她又不是你的亲戚,你哭干吗?”

是的,她不是我们的亲戚。她是母亲的朋友,是我们的长辈,是我家的邻居,更是我们的亲人!

记得六九年四月,因受父亲的牵连,全家被撵到这个小村庄时,她身板挺硬朗,穿一身洗得发白的黑衣,头发花白,迈着一双不大不小的脚。我家搬到吕巷那天,她在我家的新居——一间牛棚似的屋里忙这忙那,给我家张罗锅灶,床铺,搬破烂,而后送油盐、咸菜……那忙碌的劲头,好象在为自己的亲人乔迁之喜帮忙。忙停当好,她捧着饭碗来了,和母亲谈这谈那,象一对久别重逢的亲姐妹。

是的,她不是我们的亲戚,我们只不过比邻而居了十几个年头。几千个日子里,我们时时刻刻在一起,普普通通,平平常常!

在我们接受再教育的岁月里,常没有下饭的小菜,她总时不时打发儿子送一把腌豆角或别的什么过来。她家里有啥好吃的,总是撵着我们叫“二白子,三白子,来吃,来吃呀!”一有空总是抱着小外孙女上我们五口之家的小屋来坐坐,和我母亲说新鲜。村上的人那个好那个不好;谁家将要接媳妇;谁又得了个胖小子;谁是得什么病死的;什么布耐穿;她做姑娘时是什么样子;年纪大了,牙掉了,炒蚕豆吃不动,看儿孙吃眼谗……都是谈话的资料。开头她一来,我总要叫一声大妈,搬个竹椅送过去,坐在一旁听听。久而久之,习以为常,她一来就自己拣个空地方坐下也就算了。床上,地板,口袋上,砖头上,逮着什么地方空就坐那儿。

七六年父亲生病,因无钱更无地方为他看病,普通的肠胃炎硬是要了他的命!教了四十二年的书,死时五十九岁!其时,她陪着母亲哭,流了一夜的泪。忙了一夜,也劝了一夜。过了几天,她竟然邀母亲陪她打牌,而且每次都是母亲赢她输。当时听母亲说“我疑心是她故意搞得鬼!”

去年她牙齿掉了个精光,儿子们拿了钱硬要她上城里安,她硬邀母亲陪她去。牙齿安好后,她笑呵呵地说她也能吃硬硬的炒蚕豆了,还一再劝母亲把牙也安了。

“奶奶,别哭了,别哭了。阿群的奶奶又不是我家的亲戚!”

是的,她不是我家的亲戚。我们只比邻而居了十几个年头。她去了,就象一朵不知名的花到了枯萎的季节,自然而然地谢去了!谁还记得她?谁还记得她曾以自己的美丽装点过这美好的河山,带来过春色!

母亲不停地抽泣,我小声地劝说着。

“妈,我下午去,到她坟上看看!”

“那,你一定代我向她问个好,另外一定要多买几刀纸带去……”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兄弟
    一辈子的朋友
    邻居的你
    抓不住的友情
    致我的朋友
    第五病室
    认识你真好
    为远行的人儿唱首歌吧
    最美不过夕阳红
    家常饭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本站公告 | 注册会员 | 付款方式 | 管理登录 | 发布中心 |

    墨香溢苑(www.ebenshu.com)版权所有,免费公益网站,以搭建阅读平台,促进全民阅读为建站宗旨

    本站部分资源源自网络,如有不妥,请致信ebenshu@126.com QQ 1604294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