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学 | 历史 | 教育 | 情感 | 健康 | 职场 | 外国 | 古典 | 生活居家 | 读书人 | 作文 | 素材库 | 名家 | 

您现在的位置: 墨香溢苑 >> 名家 >> 三毛 >> 送你一匹马 >> 正文

  没有公告

  送你一匹马         ★★★ 【字体:  
【墨香溢苑】 送你一匹马
                                                                                                投稿本站
陈姐姐,"皇冠"里两个陈姐姐,一个你,一个我--那些亲如家人的皇冠工作人员这么叫我们的。

  始终不肯称你的笔名,只因在许多年前我的弟弟一直这么叫你,我也就跟着一样说。一直到现在,偶尔一次叫了你琼瑶,而且只是在平先生面前,自己就红了脸。

  很多年过去了,有人问起我们是怎么认识的,我总说是两家人早就认识的。这事说来话长,关系到我最爱的小弟弟大学时代的一段往事,是平先生和你出面解开了一个结--替我的弟弟。

  为着这件事情,我一直在心里默默的感激着你们,这也是我常常说起的一句话--琼瑶为了我的家人,出过大力,我不会忘记她。

  你知道,你刚出书的时候,我休学在家,那个《烟雨蒙蒙》正在报上连载。你知道当年的我,是怎么在等每天的你?每天清晨六点半,坐在小院的台阶上,等着那份报纸投入信箱,不吞下你的那一天几百字,一日就没法开始。那时候,我没有想到过,有一天,我们会有缘做了朋友。当年的小弟,还是一个小学的孩子,天天跟狗在一起玩,他与你,更是遥远了。

  真的跟你有第一次接触时,我已结婚了,出了自己的书,也做了陈姐姐。你寄来了一本《秋歌》,书上写了一句话鼓励我,下面是你的签名。

  小弟的事情,我的母亲好似去看过你,而我们,没有在台湾见过面。

  这一生,我们见面的次数不多,你将自己关得严,被平先生爱护得周密。我,不常在台湾,很少写作,一旦回来,我们通通电话,不多,怕打扰了你。

  第一次见到你,已是该应见面之后很久了。回国度假,我跟父母住在一起,客厅挤,万一你来了,我会紧张,觉得没有在一个属于自己的地方接待你,客厅环境不能使我在台北接待朋友。

  于是我去了你家。

  那是第一次见面,我记得,我一直在你家里不停的喝茶,一杯又一杯,却说不出什么话来。身上一件灰蓝的长衣,很旧了,因为沙漠的阳光烈,新衣洗晒了几次就褪了色。

  可是那是我最好的一件衣服了,其实那件是我结婚时的新娘衣。我穿去见你,在你自信的言笑和满是大书架的房间里,我只觉得自己又旧又软,正如同那件衣服。

  那次,你对我说了什么,我全不知道,只记得临走的时候,你问我什么时候离开台湾。

  我被你吓的,是你的一切,你的笑语,你的大书架,你看我的眼神,你关心的问话,你亲切的替我一次又一次加满茶杯……

  陈姐姐,我们那一次见面,双方很遥远,因为我认识的你,仍是书上的,而我,又变成了十几岁时那个清晨台阶上托着下巴苦等你来的少女,不知对你怎么反应。距离,是小时候就造成的,一旦要改变,不能适应。而且完全弱到手足无措。

  你,初见面的你,就有这种兵气。是我硬冤枉给你的,只为了自己心态上的不能平衡。

  好几年过去了,在那个天涯地角的荒岛上,一张蓝色的急电,交在我的手里,上面是平先生和你的名字--Echo,我们也痛,为你流泪,回来吧,台湾等你,我们爱你。是的,回来了,机场见了人,闪光灯不停的闪,我喊着:"好啦!好啦!不拍了,求求你们,求求你们……"然后,用夹克盖住了脸,大哭起来。

  来接的人,紧紧抱住我,没有一句话说。只见文亚的泪,断了线的在一旁狂落。

  你的电话来,我不肯接,你要来看我,又怕父母的家不能深谈--不能给你彻夜的坐。

  很多日子,很多年,就是回忆起来的那段心情。很长很长的度日如年啊,无语问苍天的那千万个过不下去的年,怎么会还没有到丧夫的百日?

  你说:"Echo,这不是礼不礼貌的时间,你来我家,这里没有人,你来哭,你来讲,你来闹,随便你几点才走,都是自由。你来,我要跟你讲话。"

  那个秋残初冬的夜间,我抱着一大束血也似鲜红的苍兰,站在你家的门外。

  重孝的黑衣--盲人一般的那种黑,不敢沾上你的新家,将那束红花,带去给你。

  对不起,陈姐姐,重孝的人,不该上门。你开了门,我一句不说,抱歉的心情,用花的颜色交在你的手里,火也似的,红黑两色,都是浓的。

  我们对笑了一下,没有语言,那一次,我没有躲开你的眼光和注视,你,不再遥远了。

  我缩在你的沙发上,可怕的是,那杯茶又来了,看见茶,我的一只手蒙上了眼睛,在平先生和你的面前,黑衣的前襟一次又一次的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今昔是什么?今昔在你面前的人,喝着同样的茶,为什么茶是永远的,而人,不同了?

  你记得你是几点钟放了我的,陈姐姐?

  你缠了我七个小时,逼了我整整七个小时,我不讲,不点头,你不放我回家。

  如果,陈姐姐,你懂得爱情,如果,你懂得我,如果,你真看见我在泣血,就要问你--我也会向你叫起来了。我问你,当时的那一个夜晚,你为什么坚持将自己累死,也要救我?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缠死,也要告诉一个没有活下去意念的人--人生还有盼望?

  自从在一夕间家破人亡之后,不可能吃饭菜,只能因为母亲的哀求,喝下不情愿的流汁。那时候,在跟你僵持了七个小时之后,体力崩溃了,我只想你放我回家--我觉得你太残忍,迫得我点了一个轻微的头。

  不是真的答应你什么,因为你猜到了我要死,你猜到了安葬完了人,陪父母回台之后,我心里的安排。

  你逼我对你讲:"我答应你,琼瑶,我不自杀。"我点了点头,因为这个以后还可以赖,因为我没有说,我只是谎你,好给我回去。

  你不放过我,你自己也快累疯了,却一定要我亲口讲出来。

  我讲了--讲了就是一个承诺,很生气,讲完又痛哭起来--恨你。因为我一生重承诺,很重承诺,不肯轻诺,一旦诺了便不能再改了。

  你让我走了,临到门口,又来逼,说:"你对我讲什么用,回去第一件事,是当你母亲替你开门的时候,亲口对她说:"妈妈,你放心,我不自杀,这是我的承诺。"

  陈姐姐,我恨死你了,我回去,你又来电话,问我说了没有。我告诉你,我说了说了说了,……讲讲又痛哭出来。你,知我也深,就挂不了电话。你知道,你的工作,做完了。在我们家四个孩子里,陈姐姐,你帮了两个--小弟,我。相隔了九年。

  三年前,我在一个深夜里坐着,灯火全熄,对着大海的明月,听海潮怒吼,守着一幢大空房子,满墙不语的照片。那个夜晚,我心里在喊你,在怨你,在恨你--陈姐姐,为着七个月前台湾的一句承诺;你逼出来的,而今,守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第二天,我写了一封信给你,说了几句话--陈姐姐,你要对我的生命负责,承诺不能反悔,你来担当我吧!当然,那封信没有寄,撕了。

  再见你,去年了。你搬家了,我站在你的院子里,你开了房子的门,我们笑着奔向彼此,拉住你的手,双手拉住你,高声喊着:"陈姐姐!"然后又没有了语言,只是笑。

  我们站在院子里看花,看平先生宝贝的沙漠玫瑰,看枫树,看草坪和水池。你穿着一件淡色的衣服,发型换了,脸上容光焕发。我,一件彩衣,四处张望,什么都看见了,不再是那个只见一片黑色的盲女。

  那天是黄昏,也是秋天,晚风里,送来花香,有一点点凉,就是季节交替时候那种空气里转变的震动,我最喜欢的那丝怅然--很清爽的怅然,不浓的,就似那若有若无的香味。

  过去,不再说了。

  又来了,这次是小杯子,淡淡的味道,透明的绿。我喝了三次,因为你们泡了三次。

  陈姐姐,你猜当时我在想什么?我在想沙漠阿拉伯人形容他们也必喝三道的茶。

  第一道苦若生命,第二道甜似爱情,第三道淡如微风。

  面对着你和平先生,我喝的是第三道茶。这个"淡如微风",是你当年的坚持,给我的体验。

  我看了你一眼,又对你笑了一笑。

  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

  不能言谢,我只有笑看着你,不能说,放在生命中了。耶诞节,平先生和你,给了我一匹马,有斑点的一匹马,在一个陶盒子上。盒子里,一包不谢的五彩花。一张卡片,你编的话,给了我。

  你知道,我爱马,爱花,爱粗陶,爱这些有生命才能懂得去爱的东西。

  有生命吗?我有吗?要问你了,你说?

  我很少看电视的,或者根本不看,报上说,你有自己的天空,有自己的梦。我守住了父母的电视,要看你的天空和梦是什么颜色。

  你看过我的一次又一次颜色,而我,看过的你,只是一件淡色的衣服。而你又不太给人看。

  我是为了看你,而盯在电视机前的,可是你骗了我,你不给人多看你。你给我看见的天空,很累,很紧凑,很忙碌,很多不同的明星和歌,很多别人的天空--你写的。

  而你呢?在这些的背后,为什么没有一个你坐在平先生旁边闲闲的钓鱼或晒太阳的镜头?

  我看过你包纱布写字的中指,写到不能的时候,不得不包的纱布。

  孩子,这还不够吗?你不但不肯去钓鱼,你再拿自己去拚了电影,你拚了一部又一部,不懂享受,不知休息,不肯看看你的大幅霓虹灯闪在深夜东区的台北高墙上时,琼瑶成功背后那万丈光芒也挡不住的寂寞。谁又看见了?戏院门口的售票口在平地,哪儿是你。

  大楼上高不可及的霓虹灯,也是你。那儿太高,没有人触得到,虽然它夜夜亮着,可是那儿只有你一个人--嫦娥应悔偷灵药,高处不胜寒。

  好孩子,你自己说的,你说的,可不是我--不要再做神仙了。

  我知道你,你不是一个物资的追求者。我甚而笑过你,好笨的小孩子,玩了半生那么累的游戏,付出了半生的辛劳,居然不会去用自己理所当然赚来的钱过好日子。

  除了住,你连放松一下都不会,度假也是迫了才肯去几天,什么都放不下。

  这么累的游戏,你执着了那么多年,你几次告诉过我:"我不能停笔,灵魂里面有东西不给我自由,不能停,不会从这个写作的狂热里释放出来,三毛,不要再叫我去钓鱼了,我不能--"

  常常,为了那个固执的突破,你情绪低落到不能见人。为了那个对我来说,过份复杂的电影圈,你在里面撑了又撑,苦了又苦,这一切,回报你的又值得多少?

  个性那么强又同时非常脆弱的女人--陈姐姐,恕我叫了你--孩子。

  写,在你是不可能停的,拍,谁劝得了你?

  看你拿命去拚,等你终有累透了的一天,等你有一天早晨醒来,心里再没有上片、剧本、合同、演员、票房、出书……等了你七年,好孩子,你自己说,终于看见了《昨夜之灯》。那一切,都在一个决心里,割舍了。

  今夜的那盏灯火,不再是昨夜那一盏了,你的承诺,也是不能赖的。这一场仗,打得漂亮,打得好,打得成功。那个年轻时写《窗外》、《烟雨蒙蒙》的女孩,你的人生,已经红遍了半边天,要给自己一个肯定,今天的你,是你不断的努力和坚持打出来的成功,这里面,没有侥幸。放个长假好不好?你该得的奖品。

  休息去吧!你的伴侣,一生的伴侣,到底是什么,你难道还不知道?

  你一生选择的伴侣,你永恒的爱情,在前半生里,交给了一盏又一盏长夜下的孤灯,交给了那一次又一次缠纱布的手指。

  孩子,你嫁给了一盏无人的灯,想过了没有?

  你的笑和泪,付给了笔下的人,那盏灯照亮了他们,而你自己呢?你自己的日子呢?

  不要不肯走出可园,那个锁住了自己的地方,改变生活的方式,呼吸一些清晨的空气,再看看这个世界,接触一些以前不会接触的人群--不要掉进自己的陷阱里去。

  在一个男人永生对你付出的爱情里,你仍是有自由可言的。跟他一起自由,而不是让他保护你而迷路。

  不拍电影了,真好,戏终于落幕了,那是指电影。

  现在你自己的戏,再没有了太多的枷,你来演一次自己的主角好不好?不要别的人占去你大半的生命,不要他们演,你来,你演,做你自己,好孩子,这个决心,可是你说的,我只不过是在替你鼓掌而已。

  你是自由的,你有权利以自己的方式表达自己的路,他人喜不喜欢你走出来的路,不是你的事情,因为毕竟你没有强迫任何人。别说强迫了,你根本连人都不肯见。

  最喜欢你的一点,是你从不在朋友欢喜的时候,锦上添花,那个,你不太看得见。

  这一生,我们也不常见面,也不通信,更不打电话,可是,在我掉到深渊里的那一刹那,你没有忘记我,你不拉我,你逼我,不讲理的逼我,逼出了我再次的生命。是你,陈姐姐,那个不甘心的承诺,给了我再来的生命。

  我不谢你,你知道,这种事情,用这个字,就不够了。昨夜之灯,任凭它如何的闪亮,都不要回头了,你,我,都不回头了。

  我们不嫁给灯,我们嫁给生命,而这个生命,不是只有一个面相,这条路,不是只有一个选择。

  戏,这么演,叫做戏,那么演,也叫做戏,这一场下了,那一场上来,看戏的,是自己,上台的,也是自己。陈姐姐,你鼓励过我,我现在可不可以握住你的手,告诉你,我们仍然不常见面,不常来往,可是当我们又见的时候我也要送你一匹马--我画的,画一个琼瑶骑在一匹奔驰的马上,它跑得又快又有耐性,跑得你的什么巨星影业公司都远成了一个个斑点,跑到你的头发在风里面飞起来,这匹马上的女人,没有带什么行李,马上的女人穿着一件白色的棉布恤衫,上面有一颗红色的心,里面没有你书里一切人物的名字,那儿只写着两个字--费礼,就是你的丈夫的笔名。

  跑进费礼和你的穹苍下去吧!

  其实,已经送了你一匹马。现在。

  祝你旅途愉快!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自爱而不自怜
    祝福中国
    人生何处不相逢
    隔离与沟通
    不满、不满、不满
    真聪明的好孩子
    没有找呀!
    教书不是塔
    最重要的是被爱吗?
    为什么、为什么?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本站公告 | 注册会员 | 付款方式 | 管理登录 | 发布中心 |

    墨香溢苑(www.ebenshu.com)版权所有,免费公益网站,以搭建阅读平台,促进全民阅读为建站宗旨

    本站部分资源源自网络,如有不妥,请致信ebenshu@126.com QQ 1604294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