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学 | 历史 | 教育 | 情感 | 健康 | 职场 | 外国 | 古典 | 生活居家 | 读书人 | 作文 | 素材库 | 名家 | 

您现在的位置: 墨香溢苑 >> 名家 >> 庐隐 >> 正文

  没有公告

  母亲           ★★★ 【字体:  
【墨香溢苑】 母亲
                                                                                                投稿本站
母亲

我拿了这封信,心头真不知压扎成什么样子,倚间的白发老母,盼佳期的表妹,在这不可捉摸的命运中,谁知道是什么结果呢!

隆隆的大炮又在响了。集合令已经下来,我把信藏好,跳出了战壕,开到前线去。

阵阵的琉璜气冲过来,跟着一个炮弹,落在我们队伍前约两丈远的地方爆炸了,我头脑觉得一晕,便倒在地上了。不知什么时候,我已睡到医院里来。当我睁开眼,向左右看时,忽然看见一个很熟识的面孔,向我眼前一晃,我细细的辨认着,原来正是刘斌。

"喂!老刘,现在轮到我们了!"我低声向他说。

这虽然是一句意义不很清楚的话,但刘斌他很能了解,他叹了口气,点点头道:"很好,只要国家的命运,能因此延长,民族的精神,不至毁灭;轮到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几天前线战事怎样了!"我问。

"不清楚!"刘斌摇摇头,脸上显出焦虑的样子来。

忽然一阵愤恨和浩叹的声息,从隔壁房间里传了过来,跟着受伤的弟兄们,有的放声痛哭,有的咬紧口唇,捏了拳头,不住的击着床沿。在杂乱声中,隐约听得出:"退了!唉,退了!我们弟兄们牺牲了一阵,结果仍然退了!"

病室里充满了愤慨,悲痛的喊哭声。有几个轻伤的弟兄,从床上挣扎起来,护士们慌忙走来拦阻,但是那一颗被热血燃烧的心,现在正燃着烘烘的火焰,这正是民族自觉的表现,有什么力量可以将它扑灭呢?

我正从一个缺了右臂的弟兄那里,接过报纸来看:--

"敌人从浏河登陆,我军后援不继,因此全线动摇,为保全实力计,只得退至第二道防线"

忽然听见一声怪叫,跟着扑冬一声,我连忙抬头一看,原来是刘斌从床上摔下来了,他含糊不清的叫着:"唉,杀杀!"这时护士已从外面跑进来,将刘斌抱上床去,另一个护士去找了医生来。我远远看着刘斌苍白的脸色,我的心不禁跳得很厉害。

那个面目庄严的医生,同着护士来了。诊过刘斌的脉搏后,冷然的摇着头说:"完了!"他一面将手插进裤袋,就踱出了房门。我闪眼看见护士,用一块白布,向刘斌的脸上一盖,跟着几个医院的夫役进来,把那僵硬的尸体挪出房去。唉,这时,我心头感着一阵绞痛,满眼前冒着金星,不知经过多少时候,我才清醒过来。

当我睁开眼时,我已移到另外一间新房子里了。这屋子只睡着两个人,那一个缺了一只右臂的,我不知道他的姓名,他这时样子很昏迷,据说才施手术不久。而我呢,一只左腿已经被锯掉两天了。唉,我们都成了残废,以后我们不能再到前线去,我们可以回家了;我这时心里是一半苦恼,一半庆幸,我终于掉下两颗亮晶晶的泪珠来了。

个月过去了,我已能勉强支着木拐,站起来了,医生允许我再有两个星期,便可以回家了。但是提到回家,我的心便又一阵阵紧起来,--一个残废的人,能作些什么呢?我那妙龄的表妹,她情愿同一个残废的男人过一世吗?这几天以来,我的心情简直坏透了,我除了诅咒残暴的战争外,我更想不出淹愤的方法呀!

两个星期的日子,居然过去了,我今天就要离开这六个多星期住熟的医院。医生慷慨的把那双木拐送给我,临走时,他并且对我说:"勇敢的朋友,在你这一生里,你曾经有过光荣的历史,我祝福你前途快乐。好,回去吧!现在正是最美丽的春天呢!"

"是的,人类是可爱的,"--今天这个医生我觉得他太可爱了。我临出门时,心里不知不觉起了一阵凄恋之感。当医院的影子隐在我视线之外时,我才像是从一个幻境里醒来。

我背着背囊,坐在一辆黄包车上。车夫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壮年人,他一面拖着车子,一面说道:"你看这都是日本人大炮轰坏的。这次要不是十九路军和他们拚命,这闸北早已变成日本地了!"

我听了车夫的话,一股热烈的血潮,不知不觉又从颓唐的心底涌起。我忘了一切的苦痛,我也不惋惜我变成残废;至少我在这世界上,是作了一件值得歌颂的牺牲。这种的牺牲,是有着伟大的光芒,永远在我心头闪着亮的呵!

车子已到了火车站,我下了车,就奔站台去。在那里,我又遇见几个弟兄,他们是来送朋友的,不久仍要回到他们所属的部队去。他们见了我很亲切的望着我,--尤其对于我的残废使他们失掉镇静;但我匆匆的上了车,不敢对他们细看,我怕我深藏心底的怅惆,又将被他们怜悯的眼光所激动了。

车子蜿蜒的走过广大的原野,柳树已经吐着嫩绿色的新芽,桃花也已经开了一两枝,远处的山崖上,正开着二月兰,鲜艳的紫色花朵,在春天的阳光里闪烁,大地都笼罩于春的怀抱中。

再有一站就到了我的家乡了。这里已离战事区域比较远了,所以景色更美丽,青青的早稻,已布满了田畴,农夫们正抱着满腔希望,努力的耕种着。我的心里也不禁开了一朵美丽的生命花,想象母亲见了我,一定像发狂似的跑过来迎接我一日是不,她不会为了我的一只腿不见了,而悲伤吗?呵,母亲!

陡然听见停车的汽笛响了,把我从想象的世界抓回来,我连忙把背囊拴紧,拿好了拐棍,预备下车去。我才走下车子时,我看见车站那边,有一队步兵,向这边来。他们个个是强健的,英勇的,当他们走过我身边时,我那只被锯去半截的腿,不禁在发抖了。但同时我又转了一个念头:就这样也值得感谢神明的,从此我可以安然的住在家里了。

这时我心头的火焰,渐渐的消灭了!回头遥望闸北江湾的天,是青得可爱,杀戮的恶梦,暂时从人心里觉醒,炮火的烟焰正被这怡荡的春风所吹熄,一切暂时都变为平静了。

在一所茅草房里,这时走进一个为民族争生存的英雄,他那头发花白的老母正抚弄着爱子的残废的腿,在她的笑靥上挂着两道泪痕,然而她是骄傲的呵!

(《火焰》,庐隐女士遗著,北京书局,1936年1月出版)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飘泊的女儿
    搁浅的人们
    补袜子
    火焰
    前尘
    月下的回忆
    蓬莱风景线
    愁情一缕付征鸿
    雷峰塔下--寄到碧落
    夜的奇迹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本站公告 | 注册会员 | 付款方式 | 管理登录 | 发布中心 |

    墨香溢苑(www.ebenshu.com)版权所有,免费公益网站,以搭建阅读平台,促进全民阅读为建站宗旨

    本站部分资源源自网络,如有不妥,请致信ebenshu@126.com QQ 1604294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