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学 | 历史 | 教育 | 情感 | 健康 | 职场 | 外国 | 古典 | 生活居家 | 读书人 | 作文 | 素材库 | 名家 | 

您现在的位置: 墨香溢苑 >> 名家 >> 庐隐 >> 正文

  没有公告

  搁浅的人们           ★★★ 【字体:  
【墨香溢苑】 搁浅的人们
                                                                                                投稿本站
搁浅的人们

"世纪的潮流虽然不断的向前猛进,然而人们还不免搁浅的叹息!"当莉玲从一个宴会散后归来--正是深夜中,她兀自坐在火焰已残的炉旁这样的沉思着。

窗外孤竹梢头带些抖颤的低呼声,悄悄的溜进窗棂缝,使幽默的夜更加黯淡;寂静的书房更加荒凉,莉玲起身加了几块生炭在壁炉里,经过一阵霹拍的响声后,火焰如同魔鬼的巨舌般,向空中生而复卷,莉玲注视这诡异的火舌,仿佛看到火舌背后展露着人间的一幕。

那时恰是温暖的春天,紫萝兰的碎花,正点缀着嫩绿的草砰,两个少女手里拿着有趣味的文学书卧在草坪上,静静的读着,忽然一个着浅绿色衣裙的少女,抬头望着蔚蓝不染烟尘的云天说道:"蔚文毕业后,你打算怎么样?"

"我想作一个好教员,可是你呢,莉玲?"

"我吗?也想作教员,但是我觉得我还要追着时代跑。"

"追着时代跑!多么神秘的一句话,我简直不懂,你能再解释清楚些吗?"

"我的意思是说,单作一个教书匠的教员是不行的,同时还要作一个站在时代前面的先锋。"

"那么,你是要比时代跑得更快了,岂只追着时代跑?""不错,我也许有点过分的奢望,是不是?"

"不倘使你想这样做,我预料你是作得到,不过跑在时代前面你一定要碰钉子的,上次我们的文学先生不是说过吗?"

"碰钉子?就像一股溪水碰在巨石上不是吗?那并不是没有意思的事,平常溪水平和的流,看不到白浪的激涌,那又有什么趣味?但是等到溪水碰到巨石的时候,那就不同,有飞溅的白沫,那澎湃的音乐,同时也有强烈的生的奋斗;假使一旦凿穿那巨石的阻碍,前途就有了更大的开展,小溪--平凡的小溪也许立刻变成了一条诡奇多波浪的大河。蔚文,碰钉子我是不怕的。"

"莉玲,我相信你是勇敢的,我投降你了!"蔚文放下书跑过来握住莉玲的手道:"好,我们以后各人都抱定这个宗旨作人"

微含幽绿的火舌,现在变成血般的深红,同时书房里充满了热温的空气,莉玲离开壁炉走近书案旁,一张宴客的卡片排在桌上;这很自然的使她想起今天晚上的宴会。莉玲同蔚文分别以后整整八个年头不曾见面了,今夜是莉玲的一个朋友杨太太邀她在家里宴会,在宴客的卡片后面并注着一行小字道:"蔚文已从俄国回来,她渴想见你,所以今夜请你务必要来。"当然这是非常能打动莉玲心弦的消息。当她还不曾见到这位久别的朋友时,已经用过一番想像和推测的工夫。她想:"见了她时,一定可以谈些真挚的话,也许还可使她少女的青春复活,"

真的这些年了,她在人间所遇到的都是些虚伪的面孔,冷刻的心,敷衍的谈话,同时她还打算告诉她的朋友碰钉子的经过,那么她的朋友也许能为她流一滴同情泪,或赞她一声勇敢的朋友!唉,这些莉玲所渴望于她朋友的,恨不得立刻就从她朋友那里得到,所以还不到宴会的时间,莉玲老早就跑到的她的杨太太家里去等蔚文。到了杨太太家里,莉玲非常关切的问道:"杨太太,你见过蔚文吗?""见过的,她昨天晚上在我家里吃饭。""她老了吗?

是不是还和从前一样?""似乎瘦了些,其余还是一样。""样子虽然不曾改变,但是我想她的思想一定要新得多"怎么见得呢?"杨太太似乎有些怀疑。"一定的,杨太太,我们是很好的朋友,我的思想既然比从前进步了,她当然也会进步,并且她又曾到过俄国。"杨太太静默的望着我,在她的眼神中,表现着反驳我的揣想的意味,同时她伸过手拊在我的肩上,说道:"你是个老好人!"我这时精神似乎挨了一鞭,不由得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使我不能不问道:"她谈到我吗?""自然谈到的。""她怎么说?""她问起最近的生活,并且说她听见你从新组织的家庭,她以为这是不可信的,她追问我是不是真的。

当时我看见她的态度似乎有些不赞成你,所以我只推说不知道。""后来她又怎么说?""她说她以为你不至于从新组织家庭,因为一个女性只能终身爱一个人,如第一个爱毁灭了以后,就应当保持片面的贞操,一直到死。""呵,真的吗?杨太太,我作梦也不曾想到她会对我作如是的批评"莉玲黯然的说。

"世界竟多梦想不到的事呢!但是你也不必管她,"

一朵阴云蔽翳莉玲热望的光明的心,她无精打采的靠在沙发上,过了一刻,她站了起来说:

"杨太太,清恕我,今夜我不想在这里看见她并且我愿此生不再见她。" "你真想不开,世界上像她一样的人到处都是,你躲避得"多少呢?!"

"不,我还是想不见她的好!"

正在这时候,蔚文已进来了,莉玲冷淡的点了点头,蔚文神气庄严的向杨太太寒暄后才走近莉玲面前说道:"怎么样,好吗?"

"很好,你呢?"

"我还是这样。""但是太阳的火轮是天天在转动呢?"

"那是很自然的事实,对于作人发生什么关系呢!"

"不过你从前是个充满了生命的少女,而现在却是老成持重的教授夫人了,这不能说太阳的转动与你无关吧!"

那位教授夫人淡淡的笑了一笑,莉玲却不响的狂吸着香烟,使浓厚的烟雾遮住她那阴沉的含泪的面容。

在宴会席上,教授夫人和杨博士--杨太太的丈夫--矜持的谈着。她的显赫的丈夫某教授在国外的怎样被人欢迎,她们过着怎样华贵的生活,那种骄慢的气焰,真使人不敢正眼望一望。全席人的视线都只在那位仪态万方谈吐名贵的教授夫人身上缭绕着。这使得莉玲对于她一向的信念不禁有了动摇,站在时代前面碰钉子,到底是个傻念头,也许正像耶苏为了救世的狂望而被钉在十字架上,被人讪笑他的不识时务一样的可怜。

教授夫人在发扬过她光耀的生活以后,不知什么魔鬼把她的目光引向她幼年的好朋友莉玲身上,那时莉玲正徘徊在荒凉的沙漠上,她不求人们的援助,也不希冀人们的同情,更不曾想望这位住在宫殿里的教授夫人垂青,但不巧,教授夫人偏偏誉到她。教授夫人似乎怜悯般的说道:"莉玲你现在还在写文章吗?你倒真肯努力,我大约总有几年不动笔了!""写文章那只是碰钉子的倒霉人的勾当,你当然是可以不动笔了!"

"那里的话,我们只是时代潮流中的搁浅的人们,和你们想追着时代,跑到时代前面去的人比不得不过人生几十年,我只求过得去就完了,身后名我真不高兴去探求。"

"自然你现在是过得去,所以不用去探求,可是我们是过不去的呀!"

"那里的话,你现在教书每月也有一二百元的进款,为什么过不去?"

"但无论如何,我们总比不上你"

"你真会说笑话,我将来挨饿的时候,还要求你也给我找点书教呢!"

"等到你们这些大人物都挨了饿,那我们早都饿瘪了。"

莉玲谈到这里,觉得这些话毫无意味,不愿再继续下去。她站了起来,辞别了杨太太,懒懒的回来。

壁炉中的火舌渐渐的淡了下去,窗外孤竹梢头带些抖颤的低呼声,听得十分清晰。夜更深了。莉玲离开那将残的火焰,悄然回到寝室去。世界的整个孤寂是包围了她。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飘泊的女儿
    补袜子
    火焰
    母亲
    前尘
    月下的回忆
    蓬莱风景线
    愁情一缕付征鸿
    雷峰塔下--寄到碧落
    夜的奇迹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本站公告 | 注册会员 | 付款方式 | 管理登录 | 发布中心 |

    墨香溢苑(www.ebenshu.com)版权所有,免费公益网站,以搭建阅读平台,促进全民阅读为建站宗旨

    本站部分资源源自网络,如有不妥,请致信ebenshu@126.com QQ 1604294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