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学 | 历史 | 教育 | 情感 | 健康 | 职场 | 外国 | 古典 | 生活居家 | 读书人 | 作文 | 素材库 | 名家 | 

您现在的位置: 墨香溢苑 >> 名家 >> 史铁生 >> 短篇小说 >> 正文

  没有公告

  一种谜语的几种简单的猜法         ★★★ 【字体:  
【墨香溢苑】 一种谜语的几种简单的猜法
                                                                                                投稿本站

  有一部很老的谜语书,书中收录了很多古老的谜语。成书的具体年月不详,书中未注明,各类史书上也没有记载。

  这是现存的最老的一部谜语书,但肯定不是人类的第一部谜语书,因为此书中谈到了一部更为古老的谜语书,并说那书中曾收有一条最为有趣而神奇的谜语。书中说,可惜那部更为古老的谜语书失传已久,到底它收了怎样一条有趣而神奇的谜语,业已无人知晓。

  书中说,现仅知道这条谜语有三个特点:一、谜面一出,谜底即现;二、己猜不破,无人可为其破;三、一俟猜破,必恍然知其未破。

  书中还说,这似乎有违谜语的规则,但相传那确是一条绝妙的;非常令人信服令人着迷的谜语。

  书中在说到这似乎有违谜语的规则时还说,人总是看不见离他最近的东西,譬如睫毛。

  那究竟是怎样一条谜语呢?——便成为这部现存最老的谜语书中收录的最后一条谜语。

  A十X

  要想回答譬如说——世界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这样的问题,我想最大的难点就在于:我只能是我。因为事实上我只能回答——世界对我来说开始于何时?——这样的问题。因为世界不可能不是对我来说的世界。当然可以把我扩大为“我”,即世界还是对一切人来说的世界,但就连这样的扩大也无非是说,世界对我来说是可以或应该这样扩大的。您可以反驳我,您完全可以利用我的逻辑来向我证明:世界同时也是对您来说的世界。但我说过最大的难点在于我只能是我,结果您的这些意见一旦为我所同意,它又成了世界对我来说的一项内容了。您豁达并且宽厚地一笑说:那就没办法了,反正世界不是像你认为的那样。我也感到确实是没有办法了:世界对我来说很可能不是像我认为的那样。

  如果世界注定逃脱不了对我来说,那么世界确凿是开始于何时呢?

  奶奶的声音清清明明地飘在空中:“哟,小人儿,你醒啦?”

  奶奶的声音轻轻缓缓地落到近旁:“看什么哪?噢,那是树。

  你瞧,刮风了吧?“

  我说:“树。”

  奶奶说:“嗯,不怕。该尿泡尿了。”

  我觉到身上微微的一下冷,已有一条透明的弧线蹿了出去,一阵玎瑯瑯的响,随之通体舒服。我说:“树。”

  奶奶说:“真好。树——刮风——”

  我说:“刮风。”指指窗外,树动个不停。

  奶奶说:“可不能出去了,就在床上玩儿。”

  脚踩在床上,柔软又暖和。鼻尖碰在玻璃上,又硬又湿又凉。

  树在动。房子不动。远远近近的树要动全动,远远近近的房顶和街道都不动。树一动奶奶就说,听听这风大不大。奶奶坐在昏暗处不知在于什么。树一动得厉害窗户就响。

  我说:“树刮风。”

  奶奶说:“喝水不呀?”

  我说:“树刮风。”

  奶奶说:“树。刮风。行了,知道了。”

  我说:“树!刮风。”

  奶奶说:“行啦,贫不贫?”

  我说:“刮风,树!”

  奶奶说:“嗯。来,喝点儿水。”

  我急起来,直想哭,把水打开。

  奶奶看了我一会,又往窗外看看,笑了,说:“不是树刮的风,是风把树刮得动活儿了。风一刮,树才动活儿了哪。”

  我愣愣地望着窗外,一口一口从奶奶端着的杯子里喝水。奶奶也坐到亮处来,说:“瞧风把天刮得多干净。”

  天。多干净。在所有的房顶上头和树上头。只是在以后的某一时刻才知道那是蓝。蓝天。灰的房顶和红的房顶。树在冬天光是些黑的枝条,摇摆不定。

  奶奶扶着窗台又往楼下看,说:“瞧瞧,把街上也刮得多干净。”

  街。也多干净。房顶和房顶之间,纵横着条条炭白的街。

  奶奶说:“你妈就从下头这条街上回来。”

  额头和鼻尖又贴在凉凉的玻璃上。那是一条宁静的街。是一条被楼荫遮住的街。是在楼荫遮不住的地方有根电线杆的街。是有个人正从太阳地里走进楼荫去的街。那是奶奶说过妈妈要从那儿回来的街。玻璃都被我的额头和鼻尖焐温了。

  奶奶说:“太阳快没了,说话要下去了。”

  因此后来知道哪是西,夕阳西下。远处一座高楼的顶上有一大片整整齐齐灿烂的光芒。那是妈妈就要回来的征兆,是所有年轻的妈妈都必定要回来的征兆。

  奶奶指指那座楼说:“你妈就在那儿上班。”

  我猛扭回头说:“不!”

  奶奶说:“不上班哪儿行呀?”

  我说:“不!”

  奶奶说:“哟,不上班可不行欧。”

  我说:“不——!”

  奶奶说:“嗯,不。”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合欢树
    树林里的上帝
    草帽
    神童
    兄弟
    小小说四篇
    午餐半小时
    绿色的梦
    爱情的命运
    法学教授及其夫人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本站公告 | 注册会员 | 付款方式 | 管理登录 | 发布中心 |

    墨香溢苑(www.ebenshu.com)版权所有,免费公益网站,以搭建阅读平台,促进全民阅读为建站宗旨

    本站部分资源源自网络,如有不妥,请致信ebenshu@126.com QQ 1604294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