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学 | 历史 | 教育 | 情感 | 健康 | 职场 | 外国 | 古典 | 生活居家 | 读书人 | 作文 | 素材库 | 名家 | 

您现在的位置: 墨香溢苑 >> 爱情天地 >> 正文

  没有公告

  轻率的苦果,只能独自品尝           ★★★ 【字体:  
【墨香溢苑】 轻率的苦果,只能独自品尝
                                                                                                投稿本站

  倾诉人:晓溪(化名),女

  年龄:27岁

  记者:陈也喆

  插画:章丽珍

  A.迷茫的青春

  那一年,我20岁,怀揣着理想,从家乡来到宁波,在一家工厂谋到了一份工作。

  独自一人踏上异乡的旅途,身边没有亲人和朋友,难免会感到孤独与无助。可这正是我想要的生活。

  在老家,父母文化程度不高,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重复着机械的劳作,换来一家人的口粮。

  我不希望自己重蹈父母的覆辙,我要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于是,我和村里有同样想法的两个姑娘一起搭上去南方的火车。在火车上,那两个姑娘都找到了心仪的男人,下了车便跟人家走了。

  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孤苦伶仃地背着沉重的行囊,一步一步地走着,不知道前路会是什么样的光景。

  别人都有男友了,唯独我没有人来搭讪,是因为我不够漂亮吗?还是我不够开朗呢?惹人烦厌,不解风情,也不善解人意?

  也许是好姐妹的火车情缘,让我迫不及待地想要找到一个男人,证明我不是一无是处。

  工厂里年轻的小伙子不少,可是20岁刚出头的男孩,都冒冒失失的,一点都不稳重。他们常常今天跟我开玩笑,明天又跟其他女孩开玩笑,同样的段子,同样的笑脸,让我觉得无聊。

  我有些迷茫,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是我最终的归宿。

  城里的女孩,20岁的年纪,还穿着父母买的漂亮衣服,坐在明亮的教室里读书,而在我老家,这样的年纪,谈婚论嫁都不算早了。

  B.突如其来的相亲

  工厂里,能跟我聊得来的人只有一个40多岁的女同事,她常常在生活上帮助我。我亲热地喊她“兰姐”,她也唤我一声“小妹”。

  有一天,兰姐跟我说,她的远方侄子阿郝(化名)在广州打工,一个月赚很多钱,模样也清逸俊朗,最近会来宁波一趟,问我想不想见他一面。

  多认识一个人,总没有什么坏处,就当是陪兰姐一起吃个饭。

  那天,阿郝早早就到了,看到姗姗来迟的我们,他立马放下菜单,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不好意思地挠着头皮对我们傻笑。

  我不敢注视他,总感觉他的目光紧盯着我。从小到大,很少有人对我投来如此专注的目光。

  一直等到吃菜时,我才敢抬起头仔细看他。他长得并不帅,甚至有些土气,可是他笑的时候,阳光又率真,让人觉得可爱。

  吃饭的时候,兰姐不停地对阿郝说我的优点,说我是个文静温柔的女孩,做事麻利,有责任心,在年轻女孩中并不多见。 

  兰姐的夸赞,使我不禁飘飘然,阿郝也满意地笑着,时不时地点头称是。

  吃完饭,他问我要了联系方式,说他第二天下午就要回广州工作。我原本想着跟他不会有什么瓜葛,当着兰姐的面又不好拒绝,就爽快地把手机号给他了。

  第二天中午,兰姐又约了我们吃饭,我推脱不过,便去了。到了饭馆,兰姐说她有事,一会儿就到,让我们先点菜。

  我们东聊西扯,他说广东的工作,我说家乡的美食,兰姐迟迟不来。这时,我已经猜到,兰姐是故意给我们制造二人世界。

[1] [2] [3] 下一页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男人为什么不喜欢女强人?
    中国古代十大凄美爱情故事
    一个海归的情感困境
    高校老师的相亲困境
    生完孩子之后,昔日里恩爱的…
    30岁的美女老师不知情归何处
    鸟是否仍在地狱里唱歌
    他这样寡淡,我是不是该识趣地…
    37岁儿子天天伸手要钱,我该怎…
    身边出现暖男,我该放弃异地恋…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本站公告 | 注册会员 | 付款方式 | 管理登录 | 发布中心 |

    墨香溢苑(www.ebenshu.com)版权所有,免费公益网站,以搭建阅读平台,促进全民阅读为建站宗旨

    本站部分资源源自网络,如有不妥,请致信ebenshu@126.com QQ 1604294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