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学 | 历史 | 教育 | 情感 | 健康 | 职场 | 外国 | 古典 | 生活居家 | 读书人 | 作文 | 素材库 | 名家 | 

您现在的位置: 墨香溢苑 >> 爱情天地 >> 正文

  没有公告

  此中甘苦两心知:鲁迅与许广平           ★★★ 【字体:  
【墨香溢苑】 此中甘苦两心知:鲁迅与许广平
                                                                                                投稿本站
此中甘苦两心知:鲁迅与许广平

  人们熟悉的鲁迅,往往是那个“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大文学家。但很多人都不知道,鲁迅还有着“小白象”“象兄”等昵称,而鲁迅在情到深处,也曾称爱人为“乖姑”“小刺猬”“小莲蓬”,甚至在信的落款处画下一只可爱的小象来代表自己,充分展现出柔情的一面。

  鲁迅在年过不惑之时,才真正收获了爱情:1925年,鲁迅在北京女子师范大学任教期间,收到了学生许广平的信。许广平以“受教的一个小学生”的身份,请求鲁迅给她以“真切的明白的指引”。鲁迅给予了许广平很多的指导。经过了岁月的洗礼,许广平和鲁迅之间的思想感情日益接近,产生了爱情。1927年,鲁迅与许广平在上海结为终身伴侣。1929年7月,他们的爱情结晶周海婴出生。两人一直相知相守,直到鲁迅于1936年10月去世。

  鲁迅曾为许广平题诗一首:“十年携手共艰危,以沫相濡亦可哀。聊借画图怡倦眼,此中甘苦两心知”,称得起是两人相守一生的真实写照。

  鲁迅与许广平的相识与相恋从互通书信开始,为了纪念这一段感情,鲁迅将自己与许广平的信件往来共一百三十五封(其中鲁迅致许广平的六十七封半)经过编辑、删改后,于1933年结集出版,命名为《两地书》,记录了两个人从相识相知到相恋的过程,为后世留下了一段千古佳话。我们从《两地书》中,可以了解到这对传奇情侣相知相恋的精彩过程。

  广平兄:

  十月四日得九月廿九日来信后,即于五日寄一信,想已收到了。人间的纠葛真多,兼士直到现在,未在应聘书上签名,前几天便拟于国学研究院成立会一开毕,便往北京去,因为那边也有很多事待他料理。玉堂大不以为然,而兼士却非去不可。我便从中调和,先令兼士在应聘书上签名,然后请假到北京去一趟,年内再来厦门一次,算是在此半年,兼士有些可以了,玉堂又坚执不允,非他在此整半年不可。我只好退开。过了两天,玉堂也可以了,大约也觉得除此更无别路了罢。现在此时只要经校长允许后经,便要告一结束了。兼士大约十五左右动身,闻先将赴粤一看,再向上海。伏园恐怕也同行,至是否便即在粤,抑接洽之后, 仍回厦门一次,则不得而知。孟余请他是办副刊,他已经答应了,但何时办起,则似未定。

  据我想:兼士当初是未尝不豫备常在这里的,待到厦门一看,觉交通之不便,生活之无聊,就不免“归心似箭”了。这实在是无可奈何的事,叫我如何劝得他。

  这里的学校当局,虽出重资聘请教员,而未免视教员如变戏法者,要他空拳赤手,显出本领来。即如这回开展览会,我就吃苦不少。当开会之前,兼士要我的碑碣拓片去陈列,我答应了。但我只有一张小书桌和小方桌,不够用,只得摊在地上,伏着,一一选出。及至拿到会场去,则除孙伏园自告奋勇,同去陈列之外,没有第二人帮忙,寻校役也寻不到,于是只得二人陈列,高处则须桌上放一椅子,由我站上去,弄至中途,白果又硬将孙伏园叫去了,因为他是“襄理”(玉堂的),有叫孙伏园去之权力。兼士看不过去,便自来帮我,他已喝了一点酒,这回跳上跳下,晚上就大吐了一通。襄理的位置,正如明朝的太监,可以倚靠权势,胡作非为,而受害的不是他,是学校。昨天因为白果对书记们下条子(上谕式的),下午同盟罢工了,后事不知如何。玉堂信用此人,可谓胡涂。我前回辞国学院研究教授而又中止者,因怕兼士与玉堂觉得为难也,现在看来,总非坚决辞去不可,人亦何苦为别人计,而自轻自贱至此哉!

  此地的生活也实在无聊,外省的教员,几乎无一人作长久之计,兼士之去,固无足怪。但我比兼士随便一些,又因为见玉堂的兄弟及太太,都很为我们的生活操心;学生对我尤好,只恐怕在此住不惯,有几个本地人,甚至于星期六不回家,豫备星期日我若往市上去玩,他们好同去作翻译。所以只要没有什么大下不去的事,我总想在此至少讲一年,否则,我也许早跑到广州或上海去了。(但还有几个很欢迎我的人,是要我首先开口攻击此地的社会等等,他们好跟着来开枪。)

  今天是双十节,却使我欢喜非常,本校先行升旗礼,三呼万岁,于是有演说,运动,放鞭爆。北京的人,彷佛厌恶双十节似的,沉沉如死,此地才像双十节。我因为听北京过年的鞭爆听厌了,对鞭爆有了恶感,这回才觉得却也好听。中午同学生上饭厅,吃了一碗不大可口的面(大半碗是豆芽菜);晚上是恳亲会,有音乐和电影,电影因为电力不足,不甚了然,但在此已视同宝贝了。教员太太将最新的衣服都穿上了,大约在这里,一年中另外也没有什么别的聚会了罢。

  听说厦门市上今天也很热闹,商民都自动的挂旗结彩庆贺,不像北京那样,听警察吩咐之后,才挂出一张污秽的五色旗来。此地的人民的思想,我看其实是“国民党”的,并不怎样老旧。

  自从我到此之后,寄给我的各种期刊很杂乱,忽有忽无。我有时想分寄给你,但不见得期期有,勿疑为邮局失落。好在这类东西,看过便罢,未必保存,完全与否亦无什么关系。

  我来此已一月余,只做了两篇讲义,两篇稿子给《莽原》;但能睡,身体似乎好些。今天听到一种传说,说孙传芳的主力兵已败,没有什么可用的了,不知确否。我想,一二天内该可以得到来信,但这信我明天要寄出了。

  迅。十月十日。

  广平兄:

  昨日刚寄出一封信,今天就收到你五日的来信了。你这封信,在船上足足躺了七天多,因为有一个北大学生来此做编辑员的,就于五日从广州动身,船因避风,或行或止,直到今天才到,你的信大约就与他同船的。一封信的往返,往往要二十天,真是可叹。

  我看你的职务太烦剧了,薪水又这么不可靠,衣服又须如此变化,你够用么?我想:一个人也许应该做点事,但也无须乎劳而无功。天天看学生的脸色办事,于人我都无益,这也就是所谓“敝精神于无用之地”,听说广州寻事做并不难,你又何必一定要等到学期之末呢?忙自然无妨,但倘若连自己休息的时间都没有,那可是不值得的。

  我的能睡,是出于自然的,此地虽然不乏琐事,但究竟没有北京的忙,即如校对等事,,在这里就没有。酒是自己不想喝,我在北京,太高兴和太愤懑时就喝酒,这里虽然不免有小刺戟112,然而不至于“太”,所以可以无须喝了,况且我本来没有瘾。少吸烟卷,

[1] [2] [3] [4] [5] 下一页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这是我的黄金时代:萧红与萧…
    融合无间的灵魂:朱生豪与宋…
    抛舍一切的追求:郁达夫与王…
    相思枕上的长夜:闻一多与高…
    你我的千情万意:朱湘与刘霓…
    宇宙从此不再暗淡:庐隐与李…
    男人为什么不喜欢女强人?
    中国古代十大凄美爱情故事
    一个海归的情感困境
    高校老师的相亲困境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本站公告 | 注册会员 | 付款方式 | 管理登录 | 发布中心 |

    墨香溢苑(www.ebenshu.com)版权所有,免费公益网站,以搭建阅读平台,促进全民阅读为建站宗旨

    本站部分资源源自网络,如有不妥,请致信ebenshu@126.com QQ 1604294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