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学 | 历史 | 教育 | 情感 | 健康 | 职场 | 外国 | 古典 | 生活居家 | 读书人 | 作文 | 素材库 | 名家 | 

您现在的位置: 墨香溢苑 >> 外国 >> 英国 >> 诗人的市场 >> 正文

  没有公告

  地中海上两昼夜(1)           ★★★ 【字体:  
【墨香溢苑】 地中海上两昼夜(1)
                                                                                                投稿本站

1841年3月18日,由马耳他前往希腊的锡拉

公海上是死一般的平静,在船上根本没有任何移动的感觉;——任何人都可以随意走动,如履平地,只有注意到轮船在海面上留下的尾迹,才知道轮船是在前进,离开马耳他海岸那黄色的峭壁越来越远了。

我们把七个西班牙年轻的修道士带到了甲板上,他们懂一点意大利文,都背负着传教的使命,这时是在前往印度的路上;其中年纪最小的一个模样清秀,但脸色苍白,神情抑郁。他告诉我他的父母仍然健在,可是自从十六岁离家以来,一直没有见过他的母亲,她是他最

亲爱的人。“我现在没有机会再见到她了,只有等着在天堂里相会吧。”他长叹一声。他离

开欧洲时心情是沉重而悲伤的,但他认识到他必须这样做,因为他已献身于为上帝效劳的事

业,他被要求这样做。他与其余六个师兄弟都属于特雷萨派修道会特雷萨(1515—1582):天

主教女神学家。——中译者注。

在甲板上散步的人群之中,数我来的地方最为遥远,——我从北方来。“从丹麦来啊!”一位罗马的牧师重复我的话说,他将到耶路撒冷去,“丹麦!那么你是美国人吗?”

我向他解释丹麦距离美国非常遥远,但他摇摇头,好像《丹麦人在巴黎》中的那位贵妇人一样,也像她那样说:“根本不算远,根本不算远!”甲板上有一个叫做伦齐奥的天主教徒,要去黎巴嫩,是惟一的对丹麦稍有了解的意大利人;他知道丹麦有一个托尔瓦森,还有一个杜乔·布拉赫杜乔·布拉赫(1546—1601):丹麦天文学家。——中译者注。我曾经注意到这个布拉赫是为丹麦赢得声誉的丹麦人,是我们最为著名的同胞,可是我们竟然把他逐出国门!丹麦是一位伟大的母亲,但有时并不是一位好母亲,不会善待她的优秀的儿女。

时近中午,我们仍然可以望见马耳他,至于西西里,则在另一个方向,我们只能见到白雪覆盖的埃特纳,高大,明亮,像一座照射着阳光的白色大理石金字塔在闪闪发光。海上没有波浪,我们仿佛是在空气中滑行。一只巨大的海豚,比一匹马还要雄伟,在轮船近处连续两次跃出水面,在空中翻滚,阳光照着它的水淋淋光闪闪的后背。下层客厅里传来钢琴演奏的《白衣夫人》《白衣夫人》,法国轻歌剧,布瓦尔迪厄作曲。——中译者注的曲调,悬在绳索上的快活的水手们在唱着《快活的水手啊!》。

船长的哨子发出尖叫声,水手们开始进行操练。晚餐的钟声响了。当我们正在喝着咖啡时,太阳下山了,广阔的海面上通红的一片,太阳像火一样地在燃烧……

钟敲九点,我早已躺在床铺上,很快就睡着了,这时轮船继续按照原来的速度和航线在行驶。清晨起来,我又登上甲板,甲板正在洗刷,全体水手都在干活,不一会儿甲板就洁白放光,令人赏心悦目。在堆放铁锚和缆索的地方,水手们正在洗衣服,这个场面是难得一见的风景。他们在洗裤子时特别用心,先把裤子摊在甲板上,泼上海水,然后洗刷,或者说是使劲摩擦,就像他们用普通的破扫帚在洗刷,只是扫帚须中间粘着一小片肥皂而已。

有两名水手年纪很小,简直还是个孩子,身体却很强壮,又像松鼠一样灵活,满脑子的鬼点子。他们正在宰杀母鸡,每次下手之前都要对着母鸡说几句俏皮话,最后一句必定是“就这样!”,然后刀子直向喉头刺去。

水手们在船尾用早餐,每人有一份葡萄酒、洋葱、面包。他们都非常快活。他们有一个幽默大师,同时也有一个共同取笑的对象。

那个波斯人穿一件绿袍子,缠着带披肩的白色头巾,经常一个人坐着,摸摸他的耳环或者佩刀。没有人同他搭话,他也不同任何人聊天,但嘴上时常挂着微笑,仿佛心中浮起了美好的回忆,或者想起了他这次还乡和许多必须向家人诉说的海上和异地的见闻。当我走过他身旁的时候,他突然抓住我的手臂,说了几句波斯语,我一句也不懂,他笑着点点头,指着甲板那一边。我友好地向他问候早安,引来的回答是要我注意我们在海上航行时发生的一件意外的小事。原来一只小鸟飞得很累了,落在我们的缆索上休息,现在它勉强在甲板上移动着脚步。它耗尽了力气,已不可能再鼓翅飞行了。立刻有一批人围观,而那个罗马来的牧师却使我极为愤怒,他居然要把它当场杀了下酒。——他认为味道一定好极了。

“我们这位小小的朝圣者不能被当做下酒菜,”我说。一位海军军官小心地把它捡了起来,放在像帐篷一样遮着头等舱的帆布上,给它一碟淡水,一点面包屑。那一天这只小鸟整整一天成了我们的客人,夜里也是如此,直到第二天它才离我们而去。——在飞上天空时它唧唧地叫着,仿佛为我们对它的细心照顾表示感谢。

对我们大家来说,这是一件大事,不过没有多久,每个人都恢复了常态:有的弹钢琴,有的看书,有的玩牌,另有几个人在来回散步。那个贝都因人坐在煤包上,像幽灵一样没有声息。他的眼睛嵌在披着白色头巾的棕色的脸上,炯炯发光。他赤着深棕色的两只脚,伸在面前。波斯人在玩长刀,抚摩着手枪,还拧着深棕色的耳朵上的银耳环。船长拿着我的画册,在临摹马尔斯特朗威廉·马尔斯特朗(1810—1873):丹麦画家。——中译者注的一幅画,《不过是个提琴手》《不过是个提琴手》是安徒生的自传体小说,提琴手即安徒生本人。——中译者注这时正躺在船长的房舱里,而这位提琴手每年都要往返于马赛和君士坦丁堡之间,乘坐的就是这艘光荣的“莱奥尼达斯”轮船。至于我,我同一位法国公务员在阅读一本德文的书;他曾经翻译过席勒的《世界的分野》。日子过得非常愉快,餐桌上还预备着风趣的说笑呢。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地中海上两昼夜(2)
    比雷埃夫斯湾,抵达雅典(1)
    比雷埃夫斯湾,抵达雅典(2)
    比雷埃夫斯湾,抵达雅典(3)
    卫城
    雅典的雨天
    游唱的歌手(1)
    游唱的歌手(2)
    达佛涅
    希腊的复活节庆典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本站公告 | 注册会员 | 付款方式 | 管理登录 | 发布中心 |

    墨香溢苑(www.ebenshu.com)版权所有,免费公益网站,以搭建阅读平台,促进全民阅读为建站宗旨

    本站部分资源源自网络,如有不妥,请致信ebenshu@126.com QQ 1604294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