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学 | 历史 | 教育 | 情感 | 健康 | 职场 | 外国 | 古典 | 生活居家 | 读书人 | 作文 | 素材库 | 名家 | 

您现在的位置: 墨香溢苑 >> 外国 >> 英国 >> 诗人的市场 >> 正文

  没有公告

  告别意大利           ★★★ 【字体:  
【墨香溢苑】 告别意大利
                                                                                                投稿本站

1841年3月15日

我的大手提箱和小旅行包装得满满的,上了锁,竖在房间中央,脚夫正上楼来把它们搬下去。我们即将离开那不勒斯,离开意大利了,我的心情是高兴的。——一个人变得多么快啊!当我上一次离开这个国家时,我的心情非常沉重,沮丧,尽管转眼之间就会回到北方的故土,而现在我动身要去的地方却是希腊和东方呢。  如果能有那么一两分钟让我反省自己

的言行,我希望能得到宽恕——只不过脚夫往楼下

搬行李的时间拖得未免太长了。

以前我赞美过意大利的风光。我觉得一天到晚几乎全是灿烂的太阳,这个国家美不可言。现在正好相反,我描写的许多画面都笼罩着阴影。——不过这是我目前所见到的意大利的情形。新鲜感已经过去了!冬天异乎寻常的寒冷,身心交瘁,我整个人都垮了。到了那不勒斯这里,几天之前我曾经全身发烧,热血沸腾,大概已离死不远,我觉得死神已站在门口往里窥探了。不过时辰还没有到,命不该绝,健康之神取而代之,站到了门口。春天突然来到人间,环山的积雪消融,海上风平浪静,碧波如镜。一次新的旅行,一个新的生活,大概就要开始了。

1841年3月17—18日,马耳他

一群希望揽到生意的摩尔人,把我们围在趸船上,都想为我们做向导。我们选了一个,叫他带我们去地中海饭店。他的衣服破烂不堪,但他穿在身上扬扬自得,仿佛像皇宫里出来的王子,两只漆黑的眼睛在棕色的脸上闪闪放光。

有一座吊桥通向瓦莱塔的大门,门内是一条大街,水果店林立。凡是南方生长的水果,无论什么品种,这里都可见到,而且种类如此丰富,繁多,在北方绝对无从目睹。行人车马来往不息,人头耸动,简直像是那不勒斯的托莱多大街。——马耳他妇女一律身穿黑衣,头上紧紧裹着面纱,只露出眼睛和鼻子。英国军人一身大红制服;衣衫褴褛的失业者,用带子束着头发的水手,都匆匆走过。一匹马拉的漂亮的双轮马车,蹄声得得地快步而去,马夫是摩尔人,在旁边跑着。

我们很快来到比较宽阔的大街上,房屋宏伟壮丽。富贵人家的门面都漆成绿色,装点着木制的阳台和凸窗或凹窗。主要的大街都空旷,宽阔,路面铺着碎石子,有的则铺着岩石。但到处都非常清洁,几乎可以说是在过节似的。

我们进去的这家旅店也非常舒适,十分漂亮,仿佛是从维多利亚女皇维多利亚女皇(1819—1901):英国女皇,1837年即位。马耳他1814年为英国殖民地,1964年独立。——中译者注的皇都带过来的。我正手拿一份法文报纸坐着,忽听得外面传来吵闹声。我的一位俄国旅伴付给我们这位摩尔人几个便士,作为他带领我们走了一趟的报酬,他嫌少而拒不接受。我得知这个数目之后,也认为应当添加几个。俄国人说不,把大门打开,摩尔人就把钱丢在台阶上,用脚踩它,装出一副好像可以在任何舞台上制造轰动的神气,以表现他的自尊和愤怒。我想补他几个钱,被俄国人拦住,并且摆动一下下巴,叫旅店的伙计把这个心怀不满的家伙推出门去。对他们双方来说,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

我赶紧走到街上寻找这个摩尔人,他真的还站在那里,周围有一群衣不蔽体的人物。丢在台阶上的钱被旅店的伙计扔到门外,没有人动它。我拿出了他应得的数目三倍多的钱,表明是我给他的,他圆睁双眼,再次指着那几个微不足道的硬币,又指指自己破烂的衣服,把我的手推开——他宁愿一文不取。他对着旅店挥动拳头,昂首阔步地走了,高傲得像是一位受到侮辱的贵族。我为初到马耳他而意外发生的这件事觉得闷闷不乐。

傍晚时分,我们再次登上了轮船的甲板。海面上的景色和有歌有舞的生活,是我永远不能忘记的。夕阳西下,礼炮不断地在鸣响,轮船上大小旗帜纷纷降落,而这些只是几分钟之内的事。然后夜幕笼罩了我们,一团漆黑。但是南方的夜空是闪烁不定的星星,是明净的,透明的,这些星星仿佛在说:“我们都是太阳,你不信吗?”

岸上行人逐渐稀少,最后都消失在城里了。我们近旁停泊着两艘军舰,隐隐传来弹唱的声音,不过突然间提高了八度,音调铿锵有力。他们在合唱《主佑女皇》,为我以前所未闻。四周的船只则各唱各的歌。后来响起了舞曲——有一条船在举办舞会。水上反射的星光似乎也在跳舞。几只小舢板在轻轻地摇晃。当我想硬起心肠一走了之,不再欣赏海上的夜景,时间已经很晚了。

第二天早上,我被运煤上船后清洗甲板的声音惊醒,出得房来,只见甲板上处处干净清爽。我们已准备起航。四周的人都对着我们呼喊吼叫,流动的水上商店连同商人把我们团团围住,裸着身子的孩子在向我们乞讨。旅客们都跑到甲板上来,有一个波斯旅客坐在烟囱旁边的煤包上,一个贝都因人裹在白色的袍子里,腰带上别着手枪和匕首,与这个波斯人相背而坐;两名马耳他妇女披着黑色面纱,聚在机器房旁边;穿得花花绿绿的几个希腊人,头上戴着圆筒似的红毡帽,斜靠在船舷上。跳板旁边守着两个水手,各持一杆包着铁皮的戟。大包大篓大箱子堆积如山。船上的大副拉响汽笛,烟囱里喷出一股蒸汽,把舵轮裹了起来。火光一亮,一声炮响,旗帜飘扬,我们开始轻轻地滑行,离开了码头,驶向开阔的地中海了。它躺着,仿佛依然穿着一身蓝天鹅绒的衣服,手脚都伸到地球以外。大海好像仅仅是一张蓝色的面纱,没有星光的天空在我们的下方,它的手脚在空虚中一直伸到了目力所及的远处,更远,甚至远到以前所见过的任何事物之外,那里似乎已经没有地平线了。——海天融为一体,晶莹透明,化为一种无法形容、并且如不广泛深入地思考和想像也就无法理解的无限了。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地中海上两昼夜(1)
    地中海上两昼夜(2)
    比雷埃夫斯湾,抵达雅典(1)
    比雷埃夫斯湾,抵达雅典(2)
    比雷埃夫斯湾,抵达雅典(3)
    卫城
    雅典的雨天
    游唱的歌手(1)
    游唱的歌手(2)
    达佛涅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本站公告 | 注册会员 | 付款方式 | 管理登录 | 发布中心 |

    墨香溢苑(www.ebenshu.com)版权所有,免费公益网站,以搭建阅读平台,促进全民阅读为建站宗旨

    本站部分资源源自网络,如有不妥,请致信ebenshu@126.com QQ 1604294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