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学 | 历史 | 教育 | 情感 | 健康 | 职场 | 外国 | 古典 | 生活居家 | 读书人 | 作文 | 素材库 | 名家 | 

您现在的位置: 墨香溢苑 >> 外国 >> 英国 >> 诗人的市场 >> 正文

  没有公告

  铁路(1)           ★★★ 【字体:  
【墨香溢苑】 铁路(1)
                                                                                                投稿本站

1840年11月8日,由马格德堡去莱比锡

因为我的许多读者从未见过铁路,我想先谈一点对于铁路的印象。让我们拿一条普通的公路来看:公路上能够笔直地行走,也能够大转弯,向右转向左转都可以,但必须在平面上行驶,如同客厅里的地板那么平。为了这个缘故,就要逢山开隧道,遇到沼泽地和大山谷就造桥,造那种桥墩坚固的拱桥。当行车的地段把路面平整完毕以后,我们就铺上铁轨,这样

车轮才有依托。司机在车头紧紧地控制着蒸汽机,他知道怎样把它开动或停住。车厢一个连着一个,里面坐满了人,或者载满了牲口——于是我们就上路了。

火车到达的准确时间,一路上的每一个车站都能知道,因为火车行驶时,周围几里地之内的人都可以听到汽笛发出的信号;横路上平常车辆通过的地方,行人穿越铁路的地方,守道岔的人就会放下木杆,把他们全都拦住,懂规矩的行人就必须等到我们过去以后才恢复走动。从这一头到那一头,沿着铁路线盖了许多小房子,让护路的人员守在里面,彼此可以看到各人挥动的小旗子,并且一定要按时把所管路轨上的石块和树枝清除干净。

铁路就是这样,我希望读者能够明白!

我这是生平第一遭见到铁路。从不伦瑞克到马格德堡这两地都是德国中部的城市。——中译者注,坐马车走了半天又半夜,路非常难走,抵达马格德堡时我已疲惫不堪,一个小时之后我还必须乘火车离开这里。我不能否认,当我走进灯火通明的车站大楼之前,就已经有了一种感觉,我只能把它叫做“火车热”,而且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大楼里有一大堆旅客,他们拿着行李和绒布的手提包,在急急忙忙地四处走动。火车头在嘶嘶地喷着鼻子,汽笛在不停地吼叫,好像它们都在那里放汽。旅客们开始时真的都不知道该站在什么地方,才不致落到车厢底下,落到蒸汽锅炉或者一长串货车底下;但事实上他们安然无恙地站在月台上,载客的车厢排成一列,稳稳地停靠在月台的右边,就像许多条小舢板停泊在码头上一样。不过在车站外面,一前一后两条铁轨如同有魔力的链条,——它们事实上的确是人类的智慧打造出来的有魔力的链条,我们有魔力的车厢必须受它们的约束;一旦脱离它们的约束,便会有车翻人亡、折手断足的危险。我注视着这些火车头,分隔的车厢,冒烟的烟囱,以及天知道叫做什么的东西,所有这一切似乎构成了一个魔幻的世界。每一件东西似乎都在活动。现在蒸汽和噪音,混同着挤进车厢寻找座位的嘈杂的声音、牛的气味、机车那有规则的心跳、释放蒸汽的呼啸和嘶嘶声,加强了你得到的印象。一个人如果像我当时那样站在那里,第一次见到这种情景,他会以为火车会把他撞翻在地,丢胳膊少腿;或者把他抛到天上,或者把他夹在两列火车中间挤成肉饼。不过我认为只有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的人,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我面前这列火车分成三个部分,前面两节是宽敞的封闭的车厢,与我们的马车一模一样,只不过更加宽敞。第三部分是几节敞车,即使是穷苦的农民也可以乘坐,因为票价非常低廉,——花费比坐马车作长途旅行还要便宜,乘马车时要几次停车用餐,说不定中途还要住小客栈宿夜。

响了一声汽笛,但这种声音并不叫人愉快,简直像是一头猪被刀子捅进喉头时发出的“天鹅之歌”。旅客坐进了宽大的车厢,乘务员把车门锁上,拿走了钥匙,不过我们可以放下窗子,享受新鲜的空气,一点也不用担心窗口的风。坐火车同坐别的车子确实没有两样,只不过更加舒服些。一个人刚经过几小时的长途跋涉而弄得筋疲力尽,这时就可以完全放松了。

车厢里的旅客最初的感觉是好像有人轻轻地推了你一把,这些车厢犹如几条把旅客捆在一起又伸得很长、绷得很紧的铁链。汽笛又叫了一声,我们开动了,但走得比较慢,最初几步迈得很轻,如同孩子的小手在拉一辆小车子那样。火车逐渐加速,不过不容易觉察。你读你的书,或者看你的地图,实在没有想到旅程真的已经开始了,因为火车在滑行,好像雪橇在光滑的雪地上滑行一样。你一抬眼看窗外,才发现你在疾驰,像一匹马在飞奔。车速愈来愈快,你好像在飞翔,可是一点也不觉得摇晃,动荡,根本不存在你所想像的那种不愉快的感觉!附近有个红光一闪,那是什么东西?那是一位铁路工人,正手持小红旗站在那里。快看!铁路线旁边的田野像飞箭似的在奔流,草地和树木也在互相追逐,互相吞并。——旅客有站在地球之外看着地球旋转的感觉。眼睛朝同一个方向注视太久,会损害视力,不过你稍微朝远处看看,那边的景物虽然也在移动,但与我们在迅速行进时看见它们的样子差不多,并不快多少;而更远处的地平线上,那里的景物却好像是站着不动似的——整个地区的图景尽收眼底,脑子里装的是全地区的印象。

这的的确确是一个人在穿越平原上的乡村时所见到的情景。好像几个小镇紧紧的挨在一起,一下子是这一个,一下子是另一个!这像候鸟飞过时必定会见到的一些小镇。在小路上行走的普通的旅游者似乎是静止不动的;拉着马车的几匹马抬起了脚,可是看起来好像它们又把脚放回了原地。——就是这样,我们越过它们往前走了。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铁路(2)
    罗马的狂欢节
    告别意大利
    地中海上两昼夜(1)
    地中海上两昼夜(2)
    比雷埃夫斯湾,抵达雅典(1)
    比雷埃夫斯湾,抵达雅典(2)
    比雷埃夫斯湾,抵达雅典(3)
    卫城
    雅典的雨天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本站公告 | 注册会员 | 付款方式 | 管理登录 | 发布中心 |

    墨香溢苑(www.ebenshu.com)版权所有,免费公益网站,以搭建阅读平台,促进全民阅读为建站宗旨

    本站部分资源源自网络,如有不妥,请致信ebenshu@126.com QQ 1604294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