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学 | 历史 | 教育 | 情感 | 健康 | 职场 | 外国 | 古典 | 生活居家 | 读书人 | 作文 | 素材库 | 名家 | 

您现在的位置: 墨香溢苑 >> 外国 >> 美国 >> 老人与海 >> 正文

  没有公告

  第三章           ★★★ 【字体:  
【墨香溢苑】 第三章
                                                                                                投稿本站
第三章

  军舰鸟与金枪鱼

  黎明前的黑暗并不是静谧无声的。老人划船出海不多会儿,就能听见飞鱼出水时的颤抖声,还有它们凌空飞翔时平展双翅发出的咝咝声。飞鱼是他在海洋上的主要朋友,他喜欢听到这种声音。老人总把海洋当成女性,他认为如果海洋干出了任性或缺德的事儿,肯定是因为她身不由己,绝非出于自愿而为。你瞧,现在的海洋不正是位温柔多情的姑娘吗?

  老人平稳地划着,除了水流偶尔打个卷儿以外,海面算是平坦无浪。正好,这平静的水流可以载着小船半漂半游地向前,帮老人干了至少三分之一的活儿。这会儿,天渐渐开始亮了,老人发现,自己已经划到比预期更远的地方。

  他要找到那些鲣鱼和长鳍金枪鱼在哪儿,说不定同时会有条大鱼跟着出没哩。于是,不等天色大亮,他开始放出一个个鱼饵,第一个鱼饵下沉40英寻,第二个下沉到75英寻,第三个、第四个分别下沉到100英寻和125英寻的蓝色海水中。(注:英寻是海洋测量中的深度单位。1英寻=1.852米)

  那些由新鲜沙丁鱼做的鱼饵都头部朝下,钓钩的钩身穿进小鱼的身子,扎好、缝牢,钓钩的所有突出部分弯钩和尖端,都被包在鱼肉里。每条沙丁鱼用钓钩穿过双眼,这样鱼的身子在突出的钢钩上构成了半个环形。不管哪条大鱼接触到钓钩的哪一部分,都会觉得这是道喷香而美味的食物。

  男孩给他的那两条新鲜的小金枪鱼,或者叫作长鳍金枪鱼,此刻正像铅锤般挂在两根最深的钓索上。另外两根,老人用了蓝色大鲹鱼和黄色金银鱼,它们虽然已被用过但仍然完好,更何况还有沙丁鱼又增添了喷香味道,诱惑力十足。老人一面紧盯着那三根钓竿,一面缓缓地划着,使钓索保持上下笔直,不使它们的水下位置发生太大的变化。

  当太阳完全升起,阳光变得明亮刺眼时,老人俯视着水中,紧盯着那几根一直下垂到黑 深海里的钓索。小船的速度没有加快也没有减缓,钓索也垂得更直,不用看透水底老人也知道,在四个钓索到达的不同深处,都有个鱼饵刚好在他期望的地方等待着游鱼。

  别的渔夫和老人有所不同,他们把钓索垂下185.2米,但因为小船总是随水漂移,那深度最多也不过60英寻。老人常年在海上打鱼,知道这些渔夫的捕鱼习性,他想,我总会把它们精确地放在适当深度,接下来只是看我运气好不好了。唉,以前一直没有收获,希望今天能转运。我愿意把准备工作做得分毫不差,这样,一旦运气来临,就有更多的把握来捕获猎物啦。

  两小时过去,太阳不像刚才那么刺眼了。老人向东望去,近岸的海面上有三条低矮的小船兀自漂移着。一只黑色的长翅膀军舰鸟忽地出现在前方天空中,它盘旋着、飞翔着,倏地后掠又倏地俯冲,迟迟不肯离去。

  “它肯定是发现什么啦。”老人想着,慢慢划向那儿。他并不匆忙,好让那些钓索始终保持着上下笔直的位置。不过,海流还是袭近了点,老人稍稍稳了稳小船,仍没有加速。军舰鸟又盘旋起来,它双翅纹丝不动,片刻,猛地俯冲下来,几乎就在同时,老人看见有条飞鱼正从海面上蹿跃而出,拼命地向前掠远。而在它身下的海水里,一大群黑色东西也在快速前行。

  “鲯鳅!”老人喊出声来,“大鲯鳅!”他取下双桨,从船头下拽出根细钓丝,钓丝上系着一段铁丝导线和一只中号钓钩。他拿出条沙丁鱼挂在上面并把钓丝从船舷旁放下水,再将上端紧系在船艄一只拳头螺栓上。跟着又在另一根钓丝上安放鱼饵备好后,他不紧不慢地划起船来,同时还注视着那只此刻正在水面上低低飞掠的长翅膀黑军舰鸟。

  鸟儿再次铺展开双翅,全力追踪飞鱼。老人清清楚楚地看见,那群大鲯鳅正紧随在脱逃的飞鱼后面破水而行。这群鲯鳅真大啊,他想,跟紧它们,说不定它们能带我发现大鱼哩。

  军舰鸟显然不是飞鱼的对手,接连十数次飞鱼都逃脱了它的布控。当飞鱼最后一次跃起再没入时,老人紧跟的那群鲯鳅也游得无影无踪啦。不甘心的老人驾着小船仔细俯视着海水,他仍然希望能逮住条掉队的,因为经验丰富的他知道,大鱼极有可能就在附近转悠。

  天气非常晴朗,近处,是深蓝色的海水,点点红色的浮游生物正在穿梭闪现,将阳光反射得瑰丽多彩。虽然刚刚跟丢了鲯鳅,老人还是很高兴,因为这么多浮游生物的出现,恰恰说明附近有鱼。

  宁静的水面上,漂移着几摊晒得发白的黄色马尾藻和一只紧靠着船舷浮动的僧帽水母。水母那胶质的浮囊呈紫色,闪现出彩虹般的颜色。它忽儿倒向一边,忽儿竖直成一团,就像个美丽的大气泡高高兴兴地浮动着,身后那足有一码长的紫色触须也正婀娜多姿地摇曳着。

  “哦,水母。你这狗娘养的。”老人诅咒着,静静地望着一些小鱼在水母的触须间游动着。虽说水母的毒素对它们没有影响,可对人就不同了。以前老人把鱼拉回船舱时,水母的某些触须会缠在钓丝上,紫色黏液会附在上面,当碰触到老人时,胳膊、手上就会出现伤痕和疮肿,就像被毒漆树或栎叶毒漆树感染一样。尤其是这种僧帽水母,它的毒素会发作得更快,附在人手上感觉就像挨鞭子抽般痛痒难忍。

  对这些欺诈成性的生物,老人没有动手,因为他看到一只大海龟正在向它游去。海龟对付僧帽水母很有一套,只要闭上眼睛,将头部、尾部都缩进硬壳,然后直接从正面进攻就能轻易把它吃掉。眼下,那只大海龟正在蓄势待发,老人不用看,也知道最终会是孰胜孰负。

  为了使身子长力气,老人常吃白色的海龟蛋,他在5月就连吃了整整一个月,就是想让自己在九十月时能够身强力壮,好去逮条大鱼回来。为了保护眼睛,他还每天坚持从大圆桶里舀一杯鲨鱼肝油喝。那大圆桶就放在渔夫们存放家什的棚屋里,谁都可以喝,不过,大多数人都因受不了那味道而放弃了,只有老人坚持了下来。当然,这鲨鱼肝油确实好,不仅能护目还防治一切伤风流感。

  老人抬眼看看远处,那只不肯善罢甘休的军舰鸟又开始盘旋起来。

  “它又找到鱼啦。”老人注意地盯着水面。这回,不是飞鱼,而是一条小金枪鱼。它就像道银白色的光,倏忽钻出水面又倏忽没入水中,等它再蹿跃而出时,身后跟着数十条金枪鱼齐齐跃出水面!这些海里的小精灵朝四面八方跳起,搅得海水不停翻腾。原来,它们正在驱赶一群小鱼,时刻准备着捕食。军舰鸟当然不会放过这绝好机会,它迅疾俯冲着,一头扎进被迫浮上海面的小鱼群。

  “这只鸟真是个好帮手!”老人念叨着。这当口,船艄那根钓丝正好绷紧在脚上,于是,老人开始紧紧抓住钓丝往回拉。越往回拉那钓丝越颤巍,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那头拽着。老人精神一振,不断用力收着,此时,他已分明能看见水里出现一道蓝色的鱼背和金色的两侧,屏住气,他呼地一甩,那鱼便扑啦啦摔落在船里。

  小猎获物躺在阳光里,形状像颗子弹,一双痴呆的大眼睛直瞪着,尾巴敏捷、发抖地拍打着船板,砰砰有声,老人待它气力消耗得差不多后,猛击其头部,一脚将那还在抖动的身子踢到船艄背阴的地方。

  “是条长鳍金枪鱼,拿它来钓大鱼倒蛮好,有10磅重了吧。”他自言自语道,“嘿嘿,要是别人听到我这样,会以为我疯了。不过,既然我没疯,那就要有话就说。”

  他已经记不清自己什么时候有了自说自话的习惯,而且,目前也没有时间去思量这回事。眼下,他想的是鱼群周围很可能有条大鱼存在。他又回头望望海岸,那条青绿色的线已经看不见了,只有小山岗似的片片云朵挂在海面上空。阳光经过海水的折射,幻化成彩虹七色,直直透入深海中,还能看清那几根笔直垂入水中一英里深的钓索,金枪鱼群已经完全无迹可寻了。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本站公告 | 注册会员 | 付款方式 | 管理登录 | 发布中心 |

    墨香溢苑(www.ebenshu.com)版权所有,免费公益网站,以搭建阅读平台,促进全民阅读为建站宗旨

    本站部分资源源自网络,如有不妥,请致信ebenshu@126.com QQ 1604294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