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学 | 历史 | 教育 | 情感 | 健康 | 职场 | 外国 | 古典 | 生活居家 | 读书人 | 作文 | 素材库 | 名家 | 

您现在的位置: 墨香溢苑 >> 外国 >> 美国 >> 老人与海 >> 正文

  没有公告

  第一章           ★★★ 【字体:  
【墨香溢苑】 第一章
                                                                                                投稿本站
第一章

  都是打鱼人

  圣地亚哥是位在科希马尔海港附近独自驾驶小船捕鱼的老人。他的面容消瘦而憔悴,脖颈上皱纹深陷,腮帮上还有些褐斑,那是太阳在热带海面上反射的光线所引起的良性皮肤癌变。由于两手经常拖拉挂着大鱼或其他重物的长长绳索,老人的手掌两面尤其是虎口上部分已经布满了道道印痕与伤疤,仿佛浸染着悠悠的岁月。

  他身上的一切都如同这双手,古老而斑驳,唯有眼睛,像海水一般清澈碧蓝的眼睛,透射出愉快而不肯轻易认输的光芒。

  已过去84天了,老人没捕到一条鱼。头40天,本来有个小男孩跟他一起出海,可这么久他们也没有一点儿成果,男孩的父母就很不高兴,说老人准是“倒了血霉”,怎么也不肯让男孩再跟他出海。于是,40天后,小家伙就上了另外一条船,一个礼拜就捕到了三条好鱼。

  男孩在很小的时候就跟他学会了捕鱼,很爱眼前这位孤独的老人。现在,每每看到老人归来时船上空空如也,男孩心里就很难受,总是帮他拿卷起的绳索、渔钩、渔叉,还有收卷在桅杆上的帆。那面帆上,用面粉袋片打着不少补丁,看着就像一面标志着失败的旗子。

  当他们又一次从小船停泊处爬上岸时,男孩说:“圣地亚哥,我家挣了点儿钱,我又能陪你出海了。”

  “不。”老人这回拒绝了他,“你遇上一条交了好运的船,就在那条船上待下去吧。”

  “你还记得吗?有回你87天都钓不着一条鱼,但接下来的三个礼拜,我们每天都能逮到大鱼。”

  “我记得呀,而且我也知道你不是因为没有把握才离开我的。”

  “嗯,是爸爸没有信心才叫我离开你的,我是他的儿子,不能不听。”

  “我明白,你是个好孩子。可是我们有信心,对吗?”

  “对。”男孩很认同这种说法,“我请你到露台饭店去喝杯啤酒吧,然后一起把家什都带回去。”

  “那敢情好,都是打鱼人嘛。”老人咧嘴笑了。

  坐在饭店的露台上,老人和孩子悠闲地喝着啤酒,感受这难得的午后时光。渔夫们通常都喜欢聚集在这里,一些年轻人拿老人开玩笑,他也不生气,另一些上了年纪的老渔夫很同情他的不幸遭遇,但都没表露出来,只是斯文而平静地谈起他们的见闻。

  老人端着酒杯若有所思。男孩说话了:“圣地亚哥,要我去弄点沙丁鱼给你明天用吗?”“不,你已经请我喝了啤酒,算是个大人啦。”

  “你头一回带我上船时,我多大?”

  “5岁,那天我刚把条大鱼拖上船,它差点儿撞碎船舷,你也差点儿送了命。还记得吗?”老人微笑着。

  “当然记得。那鱼尾巴还砰砰地拍打,船上的座板都给打断啦。我还记得你把我朝船头猛推,那儿搁着湿漉漉的钓索卷儿,整条船都在晃抖,你用棍子啪啪的打鱼声就像在砍树,我浑身上下都是甜丝丝的血腥味儿。从那时起,咱们做过的任何事儿我都记得清清楚楚。”男孩很骄傲地回答。

  老人用那双碧蓝的眼睛爱怜地看看他:“如果你是我自己的小子,我准会带你出去闯一下,可你是你爸妈的小子,搭上的又是一条幸运的船。”

  “我去弄沙丁鱼来好吗?我还知道上哪儿去弄四条鱼饵来。”男孩没忘刚才的事。

  “我还有剩下的呢,刚放在匣子里腌了。”

  “还是让我给你弄四条新鲜的来吧。”

  “那就一条吧。”

  “两条。”男孩坚持着。

  “好吧,谢谢你啦。”老人依从了小家伙。他们的关系很好,男孩这样做,并不使他感到丢脸、难受什么的。望着远方海面,他好像在自言自语;“看这海流,明儿准是个好日子,我打算去远方,天不亮就出海,等转了风向再回来。”

  “那我也想法叫船主人驶到远方,这样的话,如果你钓到了大鱼,我们就可以赶过去帮忙。”

  “你那船主人可不愿意驶到很远的地方。”老人认识男孩的那个船主人。

  “你说得对,不过,他眼睛不好,我就会说远方有 鳅什么的,让他赶紧赶过去。”

  “他眼睛这么不好吗?真怪了。他可从来没捕过海龟呀,那玩意儿才是伤眼睛的哪。”

  “你和他不一样,你的眼力可真好呢。”男孩说。

  “嗯,因为我是个不寻常的老头儿。”老人笑得眼睛眯成条缝。

  “那你现在还有力气对付大鱼吗?”

  “我想还有力气,再说,对付大鱼不光需要力气,还需要好多窍门哪。”

  他们的谈话非常愉快,不知不觉已过去了个把小时。男孩说:“我们把家什拿回家去吧,这样我就可以拿着渔网去逮沙丁鱼。”

  在船上收拾一通家什后,老人扛着桅杆,男孩拿着放有钓索卷儿的木箱、渔钩和带杆渔叉,顺大路走回窝棚。老人的窝棚是用一种叫作“海鸟粪”的大椰子树上那坚韧的苞壳搭成的,里面有张床、有张桌子、有把椅子,还有一处用木炭烧饭的地方。在这褐色大叶叠盖的墙壁上,挂有彩色的耶稣圣心图和科夫莱圣母图,这是他妻子的遗物。以前还有幅妻子的彩色照,但被老人取下了,因为他觉得妻子太孤单,就把彩色照放在屋角的架子上,上面盖着他的干净衬衣。

  老人把绕着帆的桅杆靠在墙上,男孩把木箱和其他家什搁在旁边,两人坐下来扯着闲话。

  “85是个吉利数字,”老人说,“你想不想看到我逮回一条去了下脚料还有一千多磅的大鱼?”

  “我拿渔网捞沙丁鱼去,你坐在门口晒晒太阳吧?”男孩没有回答,还想着沙丁鱼呢。

  “好吧,那我先来看看昨天的棒球消息。”老人说着,从床下取出张旧报纸。他冲着男孩扬了扬:“是佩里科在酒馆里给我的。”

  “我弄到沙丁鱼就赶紧回来,咱们俩的可以放一块冰镇着,明早就能分着用啦。”男孩很高兴自己的设想,没忘了老人手里的那张报纸,“等回来你就给我讲讲棒球消息。”

  “好嘛,要相信扬基队是不会输的,只要有狄马吉欧在。”

  “可我还是担心克利夫兰的印第安人队会赢。你好好看一看,到时候给我仔细讲。”

  “还有哪,”老人没等孩子离开,又问:“明儿就是第85天啦,你看我们该去买张末尾是85的彩票吗?”

  “我可以去订一张。”

  “订一张要两块半的,向谁去借这笔钱呢?”

  “这个容易,我想总能借到两块半的。”

  “没准儿我也能借到,不过我还不想借钱。要第一步是借钱,那下一步就要讨饭。”老人感慨道。

  男孩关切地说:“穿得暖和点儿吧,现在是9月啦。”

  “唉,是呀,9月啦,要是在5月,人人都能当个好渔夫。”

  “不说啦,我现在就去捞沙丁鱼。”男孩说完,一溜烟跑远了。老人看着远去的小小身影,脸上浮现出一丝温情的笑。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本站公告 | 注册会员 | 付款方式 | 管理登录 | 发布中心 |

    墨香溢苑(www.ebenshu.com)版权所有,免费公益网站,以搭建阅读平台,促进全民阅读为建站宗旨

    本站部分资源源自网络,如有不妥,请致信ebenshu@126.com QQ 1604294067